第二十二章 永乐你累了?那就弄个内阁呗!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跟着狗太监一路去紫禁城。

    黄昏这个档次的人,当然是没有娇子的,只能蹭狗太监的马车,倒也舒爽,坐在车里笑眯眯的说,狗公公啊,我现在穷,等从陛下那里拿了好处,少不了狗公公一份。

    狗公公……

    同样的称呼,怎么从黄昏嘴里喊出来,狗儿始终感觉别扭,有种被遛的错觉,笑道:“不敢不敢,这是咱家的本职。”

    他是真不敢。

    昨夜万岁爷去坤宁宫走一圈,结果留宿,今晨万岁爷真是个红光满面,兴致极高,言辞之间对黄昏的供品无比满意。

    徐皇后亦是如此。

    狗儿跟在朱棣身边多年,哪会不知。

    黄昏怕是要飞黄腾达了。

    这样的人,他敢伸手揩油要钱?

    打死也不敢。

    奉天殿毁于建文帝的一把大火,如今已经重新修葺,朱棣便是在奉天殿登基,如今也在奉天殿举行大朝会。

    华盖殿位于奉天殿后,谨身殿前,过度作用,天子休憩或者大典时候演习礼仪的地方。

    谨身殿则是宴请藩王、外使之用。

    科举殿试也在此。

    平日办公,一般是在乾清殿左右两侧暖阁的书房里。

    炎炎七月,走入御书房,凉风扑面而来。

    很多冰块!

    黄昏忍不住有些怨念——冰块是有钱人家才有的豪华装备,需要冬天制作好放入地下冰窖之中,夏日取用。

    他这些日子热得遭不住。

    得改善生活。

    电是必须要有的!

    对朱棣羡慕嫉妒恨之余,黄昏心中暗暗定下了一个小目标。

    行礼。

    朱棣坐在御书桌后,心情极好,挥手示意免礼,放下手中的折子,眼神很冷:“老实召来,你将黄观藏在何处!”

    黄昏心里一跳,我擦,永乐你不按套路出牌啊。

    狗太监不是说好事嘛。

    怎么一来就是下马威。

    略一思索,忍不住在心里暗笑,朱棣肯定是有什么事要让自己办,为了不让自己拒绝,先拿黄观的事情给自己上个套。

    正容正色,眼神清澈,甚是茫然无辜的样子,“草民不懂陛下在说什么。”

    朱棣看在心里,疼在脑瓜仁。

    看看,看看……

    这就是臣子太聪明的后果,天子稍微差点水准,岂不要被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

    没好气的道:“不承认是吧,那你去锦衣卫诏狱再想想。”

    挥手,对狗儿道:“去叫纪纲。”

    黄昏一脸懵逼。

    啥状况。

    怎么忽然就把纪纲抬出来了——要不了多久,纪纲就会成为锦衣卫都指挥使,现在他麾下的北镇抚司也不是个善茬。

    不急不慌的道:“陛下,直说吧,心累。”

    朱棣心里暗乐,沉吟半晌,“皇后很喜欢你供送的香皂,然后只有一块,必然是不够用的,你把香皂的配方交出来,朕便既往不咎。”

    黄昏怒睁双眼,“这是商业机密,强买强卖乃是违法犯纪之事,陛下身为天下,难道要仰仗天子皇权,打破这国家律法么。”

    有句话没敢说,天子犯法以庶民同罪。

    这是面子话。

    屁用没有。

    历代天子犯法了,有几个真去天牢里呆过?

    朱棣越发头疼,根据户部那边的资料,黄昏今年也就十六岁,昨年才束发,区区一束发小儿,怎的如此狡猾。

    良久,笑道:“也罢,既然你欲以此经商养家,朕也不便逼迫你,但须答应朕一点,今后务必保证后宫用度。”

    黄昏恍然大悟。

    朱棣这算盘打的贼精,一步一步让人走入他的圈套,从始至终,他就没想到强要配方,真正目的还是想让自己给他的后宫提供用度。

    而且看样子还得免费。

    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

    笑眯眯的,对朱棣轻声道:“草民感谢陛下隆恩,草民必将和皇后娘娘派来采购的后宫官员仔细洽谈价格,必然做到童叟无欺物美价廉,再等一两个月,就能批量供应紫禁城了。”

    朱棣:“???”

    心里微怒。

    我擦,说来说去,又被黄昏这小子套进去了。

    罢了罢了。

    谁叫自己如今是天子,该有的气度还是得有,没好气的挥手,“你打算卖多少一块?”

    黄昏早有定算,不假思索,“一块一两白银,不二价。”

    朱棣又是一脸懵逼。

    不是说好的仔细洽谈童叟无欺么,一块一两白银,这哪里童叟无欺物美价廉了,又哪里有仔细洽谈的意思?

    黄昏也知道这个价格确实很贵。

    朱棣时期,一两白银的购买力相当于后世700-800软妹币之间,一块香皂卖这个价格,已经不是黑心不黑心的问题了。

    但物以稀为贵啊。

    于是笑眯眯的道:“陛下可莫要觉得昂贵,须知制作香皂成本极高,且是全手工打造,采用八星八箭的制作工艺,且损耗大而成品少,这已经是跳楼价了,况且今后香皂只供应陛下的后宫,全天下独一无二,贵一点才能彰显陛下的皇家气度啊!”

    朱棣懒得去算这个帐。

    反正后宫里就那么几个妃嫔,一块用一个月的话也要不了几个钱。

    道:“皇后对你的香皂很是喜欢,打算赏赐你,我寻思着你现在也不差钱了,这样罢,狗儿,传朕旨意,赏赐黄昏绢布十匹,大米五石。”

    狗太监应了,立即下去着人准备。

    这赏赐不高。

    换算成后世的购买力,也就几千一万块钱的样子,不过聊胜于无。

    朱棣先前刻意遮掩的疲倦浮起,一手拿起折子,一手没好气的挥手,头也不抬,“政事繁忙,朕还有很多折子没批阅,你赶紧哪里来滚哪里去罢。”

    黄昏了然。

    永乐这是累了。

    真以为天子那么好当的?

    每天的折子比山还高。

    没有行退礼,而是沉声说道:“陛下是因为每日政事过于庞杂,使得有限的精力大多浪费在繁冗琐碎上而烦恼?”

    朱棣抬头,冷眼。

    不发一言。

    杀意浓烈。

    你一介白衣,也敢操心朕的事?

    活腻歪了!

    黄昏哪里惧怕,假装看不懂朱棣的杀意,笑着说道:“草民倒是有个建议,陛下不妨弄个类似司礼监之类的秘书机构,从朝堂之上选数名熟稔政务知悉民生的才学之士充任顾问,批阅折子草拟决断,最后再由陛下亲自批红即可,如此陛下可有更多精力谋略大局。”

    弄个内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