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凤颜大悦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加工加点,奉天殿已经修葺一新。

    朱棣下朝归来。

    太监狗儿匆匆小碎步跑进来,笑眯眯的道:“万岁爷,刚才北镇抚司镇抚使纪纲前来传报消息,大概说了几件事。住在莲花桥平康坊畔吴溥家里的黄昏,这段时日比较老实,但昨日去徐府见了妙锦姑娘;二世子自那日去见过黄昏后,近来也没动静。刚才后宫传来消息,说妙锦姑娘去见皇后娘娘了。”

    朱棣眼睛一亮,“妙锦来了?”

    狗儿心里雪亮,知道咱们这位钢铁直男的心思,笑道:“万岁爷也有些时日没去见皇后娘娘了,小奴斗胆,还请万岁爷多去坤宁宫看看娘娘。”

    朱棣略微沉吟,很有些意动。

    可转眼看见桌子上一大堆的折子奏章,头大如斗。

    事情太多!

    无奈的叹气,“狗儿,你着人去看看,妙锦见皇后是有什么事,只要不涉及徐辉祖,其他事情都好说,毕竟增寿因朕而亡……”

    狗儿得嘞一声转身就跑。

    朱棣陷入沉思。

    天子不好当,政事确实繁多。

    得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要不然我天天被这些杂碎政事缠身,缺少精力决断大事。

    坤宁宫。

    徐妙锦和姐姐徐皇后捉手促膝,亲昵谈着家长里短。

    当知道弟弟徐辉祖被圈禁后终日里大醉酩酊,徐皇后心疼之余又无可奈何,她这个长女能为徐家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再多,便越过了朱棣的底线。

    徐妙锦反过来宽慰她,说姐姐你无须自责,这是他们男人的事情,兄长至少还活着,比那铁铉等人的下场好了百倍。

    徐皇后黯然不语。

    徐妙锦见状,趁机把话题转向今天的主题上,道:“姐姐你可知道黄昏这个人?”

    徐皇后啊了一声。

    前些日子听陛下说过,说黄观有个侄儿叫黄昏,投水不死后具有神奇的预知能力,陛下颇为新奇,说这人可以再看看。

    言下之意,若是有祸害之迹,可一把火烧之。

    想来也是。

    陛下刚登基,你就来个可以预知的穿越者,难道你黄昏还想借这些神神道道弄个天命所归的预言,造反大明不成。

    徐皇后对这个素昧谋面的黄昏亦有些反感。

    道:“装神弄鬼尔。”

    徐妙锦莞尔,知道姐姐在担心什么,笑道:“姐姐可别大惊小怪呢,他就是个毛头愣小子,不过倒有个新鲜事,姐姐知道我们常用的肥皂团吧。”

    徐皇后点头。

    皇家用度当然不是寻常百姓那般,她所用的肥皂团,仅是名贵的供品香料就加了一二十种,绝对的奢侈品。

    徐妙锦笑眯眯的,“姐姐你摸我手。”

    徐妙心没好气的拍开,“摸什么摸,刚才就发现了,肌肤滑腻的很,倒是让姐姐徒增伤心,唉,不知不觉就老了。”

    徐妙锦不是马屁精,不会阿谀奉承。

    况且自家姐妹,你这时冒一句姐姐一点都不老看起来依然像个小姑娘一样,不别扭么。

    她笑眯眯的说,“其实也不是啦,是因为黄昏虽身处贫困,却有上进心,耗时耗力制作了一款香皂,妹妹昨夜和今晨用了,效果极好,想着这些好东西应该让姐姐也用一下。”

    示意小丫鬟捧上香皂。

    徐皇后有些意外,旋即笑了起来,长姐若母,她哪能不知道徐妙锦的心思,笑道:“得了得了,留下吧,肯定是黄昏让你来的,想借我的口来给他宣扬一番。”

    她有些心动。

    妹妹的肌肤摸起来不仅光滑细腻,还异常水润,确实比寻常青葱女孩的肌肤更好。

    作为皇后,她压力很大。

    朱棣登基之后整个江山都是他的,今后会有无数妙龄少女来到后宫,而徐妙心已经四十,人老珠黄不远。

    她也想留住朱棣的心。

    尽管她明白朱棣是个痴情且长情的钢铁直男,不会沉迷于美色,否则这些年也不会就这么几个子女,但女人嘛……

    正因为徐皇后深爱着朱棣,所以更想把自己美好的年华留得更久。

    拿起香皂,闻了闻:“荷花香啊。”

    徐妙锦点头,“香味倒是其次,使用之后皮肤如羊脂白玉,只要不在烈日下久晒,或者是出一身汗,肌肤始终水嫩光滑,妙不可言。”

    徐皇后讶然,“真有这么好?”

    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妹妹在提到黄昏时,眼眸里的光彩有些雀跃,徐皇后作为过来人,太明白那意味着什么。

    偏生……

    夫君朱棣对妹妹也确实有念想的。

    徐皇后一念及此,便觉有些无奈,她倒不是害怕朱棣喜欢妹妹而冷落了她,只是知道妹妹不会臣服朱棣。

    妹妹心中的爱情,绝对不是朱棣这种可以当她父亲的中年男人。

    可大明天下,如今谁敢执拗朱棣呢。

    是夜。

    当忙碌完一切,在宫女伺候下沐浴的徐皇后,忽然记了起来,说去把妙锦送的香皂拿来试试,片刻之后,当滑腻的香皂抹过皮肤泛起泡沫……

    徐皇后就知道妹妹没夸大其词。

    这种触感远远不是肥皂团能够媲美的。

    沐浴之后,浑身肌肤之滑腻,徐皇后几乎以为自己又回到了二八年华。

    心情大好。

    从沐浴间出来,讶然发现朱棣来了。

    因刚登基,又经靖难之战,政事繁冗,自入主紫禁城后,朱棣尚没在任何一个妃嫔处过夜,钢铁直男名不虚传。

    徐皇后笑说你怎么来了。

    自家几十年的夫妻,关起门来没那么多朝堂繁冗礼节。

    朱棣笑了笑,“过来看看。”

    徐皇后也不点破他的小心思,夫君来了,终究是高兴而幸福的事情,乐着打趣,“看了就走?”

    朱棣苦笑,“妙心,为夫也是无奈。”

    政事确实繁多。

    徐皇后不是那种祸国女子,她知书达理,素有女诸生的赞溢,意为女中儒生,朱棣登基后,徐皇后在后宫之中编撰了《内训》和《劝善书》。

    后宫之主这个词,她当得起。

    闻言体贴笑道:“你且去忙便是,后宫之中我给你盯着。”

    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好女人。

    朱棣拉住她的手一声长叹,“辛苦你了。”

    心头一漾。

    这么滑?

    如抚玉石,冰凉且滑腻。

    而且一股若有似无的淡淡荷花香飘溢四周,又有一丝淡淡的酒香醇味,着实让人身心舒爽,因政事而生的烦躁心绪竟然沉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