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永乐时代启幕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果不其然。

    那一日后,朱高煦和朱高炽都极其安静,也没有传来黄观被捕的消息,倒是莲花桥平康坊外多了些锦衣卫的密探。

    朱棣应该知道朱高煦见黄昏的事了。

    并没有发作。

    毕竟朱棣还是更钟爱二儿子多一些。

    这段时日,应天城很乱。

    死了很多人。

    方孝孺最终的结局,夷族。

    被车裂于聚宝门外,尸骨由方孝孺门生德庆侯廖永忠的孙子廖镛、廖铭两人收拾掩埋在聚宝门外的山上。

    德庆候廖永忠早些年因为用了龙凤之物僭制而被处死免爵——其实就是太祖朱元璋给孙子建文帝清除有威胁的老臣。

    方孝孺的弟弟方孝友,一同赴刑场,赋诗一首而死。

    妻子郑氏及两个儿子方中宪、方中愈事先自缢身亡,两个女儿跳进秦淮河溺死。

    方孝孺是一个敢于反抗强暴的人,他虽然死得很惨,却很有价值,他的行为应该成为读书人的楷模,为我们所怀念。

    从犯罪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杀人犯在残杀第一个人时是最困难的,但只要开了先例,杀下去是很容易的。

    永乐大帝朱棣,向世人展示出他两张面孔中冷酷无情的那一面。

    开始屠杀。

    在靖难之战让朱棣吃了不少苦头的铁铉,被割耳鼻后煮熟,塞入其本人口中,朱棣问他:“甘否?”

    铁铉答:“忠臣孝子之肉,有何不甘!”

    铁铉被凌迟,杀其子。

    黄子澄,凌迟,灭三族。

    齐泰,凌迟,灭三族。

    练子宁,凌迟,灭族。

    卓敬,凌迟,灭族。

    陈迪,凌迟,杀其子。

    此外,铁铉妻、女,方孝孺女,齐泰妻,黄子澄妹没入教坊司为妓女。

    同为文职奸臣的黄观反而没被提及。

    事情终于告一段落,朱棣坐在了代表最高权力的大殿,这个大殿他并不陌生,以前他经常来磕头朝拜,或是上贡祈怜。

    但这次不同,他已经成为这里的主人。

    他坐在皇帝的宝座上,俯视着群臣。

    虽然这个位置不久之前还属于他的侄子朱允炆,虽然他的即位无论从法律的实体性和程序性上来说都不正常,但有一条规则却可以保证他合理但不合法的占据这个地位。

    这条规则的名字叫做成王败寇。

    朱棣终于胜利了,他接受着群臣的朝拜,这是他应得的,他付出了太多,背负了太多,现在是得到回报的时候。

    我会用我的行动证明我才是这个帝国最适合的继任者,这个庞大的帝国将在我的手中变得更加强大!

    我将让所有的人都仰视我。

    永乐!

    仰视这个伟大的国家。

    大明!

    当历史真实的在眼前上演,黄昏才明白自己有多弱小。

    哪怕他是穿越者!

    无能为力。

    他想过救这些人,可他做不到——朱棣,也不是能随意被人忽悠的君王,那可是永乐大帝,以篡位走上历史舞台,最终青史留名的伟大人物。

    黄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告慰这些在天英灵。

    你们的死,是一个帝国辉煌时代的启航,你们没有错!

    从结果来推,朱棣也没错。

    因为他打造出了永乐盛世,之后又让继位者打造出了仁宣盛世,造福了大明天下亿万百姓,从这一点来说,朱棣做的很好。

    当得起永乐大帝四个字。

    错的是造化。

    黯然几日,黄昏平复心绪,将无法救方孝孺等人的愧疚深深的埋葬在内心的深渊之中,打起精神继续他的创业之路。

    他又去了魏国公府。

    如今已不叫魏国公府——徐辉祖被削爵圈禁在家,国公府改为徐府。

    若不是徐皇后,只怕徐辉祖也难逃一死。

    徐妙锦情绪不好。

    有些惊惧。

    毕竟朱棣杀了这么多人,因为姐姐的缘故,她虽然不会被杀更不会被送入教坊司,但就怕朱棣将她召入宫中。

    要不然她也不会出逃。

    黄昏直奔主题,轻声道:“今日冒昧拜访,是请锦姐姐帮个忙。”

    又是帮忙。

    徐妙锦已经习惯了,勉强笑道:“怎么帮?”

    黄昏拿出包装好的香皂,“这是我做出来的划时代的产品,这一盒送给锦姐姐用,大概能用一两个月,到时候锦姐姐还需要的话,我可以继续制作。”

    给未来老婆用,不心疼。

    徐妙锦接过一看,哭笑不得,“这不就是肥皂团吗,有什么——嗯?”

    比一般的肥皂团更美观。

    雪白而晶莹,两头略微突出,当中圆滑的腰身具有美感的流线型,且握在手心滑腻至极,那股淡淡的荷花清香,在这大夏天里让人身心舒爽至极。

    黄昏笑道:“这可不是一般的肥皂团,它叫香皂,更美观更实用,采用八星八箭的制作工艺,颠覆传统的材料,以数十日不停不歇的人力全手工精心打造而成,不仅可以清洗肌肤的泥垢,还能保养肌肤,全天十二时辰锁住水分,让皮肤更水润更Q弹。”

    徐妙锦哪会信他胡吹,道:“还有什么话,一并说了吧。”

    黄昏笑眯眯的拿出另外一盒,“还是锦姐姐懂我,咱俩果然是心有灵犀啊,那一盒是给锦姐姐用的,这一盒是想请锦姐呈送给徐皇后。”

    徐妙锦啐道:“谁要和你心有灵犀了!”

    这小屁孩也是个不要脸。

    黄昏呵呵傻乐。

    徐妙锦心思聪慧,若有所思的道:“你是想借这个……香皂,让我姐姐赏赐你?”

    黄昏呵呵眨眼,“要不说咱俩心有心灵呢。”

    这是套路。

    一般来说,臣子上供的东西让天下和皇后满意了,是能得到大笔赏赐的,而且价值还在上供品之上——这是五千年的传统。

    天子和皇后也是要面子的人。

    徐妙锦有些不相信,“行吗?”

    黄昏自信满满,“效果好不好,谁用谁知道,到时候徐皇后若是用完了,劳烦锦姐姐转告她,我那里还有,不过……”

    拿钱来买。

    又笑眯眯的道:“锦姐姐若是用完了,尽管找我便是,只要姐姐你要,只要我有,我愿倾尽余生让你无忧。”

    这话……

    撩得太露骨。

    徐妙锦一时间晕乎乎的,芳心乱跳,有些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