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春风化雨朱高炽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黄昏大概猜到了朱高煦的来意。

    沉吟半晌,道:“殿下之意草民已经明白,但殿下和大世子皆是天选之子,而我纵为穿越者,可也无法觊觎皇室天机,倒叫您失望了。”

    朱高煦哪会相信。

    打量了黄昏一阵,笑里藏刀,“你是不愿意说罢。”

    黄昏笑而不语。

    朱高煦笑容深沉,“你不说,是预知到我会输给朱高炽那废物?所以怕和我沾上关系,将来被那废物清算?”

    黄昏依然笑而不语。

    朱高煦冷笑,“可知靖难之时,我父皇说过一句话么。”

    黄昏心里冷笑,朱高煦你也太天真了。

    不过话说回来,朱棣那一句话真不见得是忽悠朱高煦的空头支票,毕竟朱棣历来都比较喜欢朱高煦,而不是得过小儿麻痹导致身体臃肿不堪走路都需要人扶的朱高炽。

    朱高煦狂笑一声,“父皇勉励我,说世子多疾,让我多加努力,如果你真拥有预知能力,应该知道如何选择。”

    黄昏叹气,“我只是个为了温饱努力奋斗的一介草民,哪敢涉及如此天机之争,以后大概率也就是靠读书进入朝堂,甚至因为叔父黄观的缘故,连科举资格都难以获得,殿下还是莫要为难草民了。”

    朱高煦以为黄昏在坐地起价,挥袖道:“无妨,我可以让你入仕朝堂。”

    黄昏不假思索,“无功不受禄。”

    朱高煦蹙眉,眼眸渐冷,“你是要找死,嗯?”

    黄昏哪会惧怕他。

    同样的鼻音冷哼,朱高煦和朱棣差远了,笑道:“陛下最青睐殿下,且殿下之英明神武满朝文武皆看在眼里,您又何必在意我这区区一介白丁呢,须知穿越者再有预知能力,也就一相士尔,但这大明天下,终究还是天子皇权的天下。”

    黄昏说这话,其实只是想告诉朱高煦,你有时间来拉拢我,还不如去多巴结一下朱棣。

    哪知朱高煦想多了。

    他以为黄昏屈服于他的威势,承认身为穿越者也在他朱高煦这位未来天子的皇权掌控下,心中顿时暗喜,觉得这是黄昏给他的暗示。

    争夺江山的雄心越发沸腾。

    脸上的笑容便真诚了些,“好,我知晓了。”

    转身欲走,走了几步,忽然回头,“有件事倒是让人好奇,你和徐妙锦去了安庆,倒真是巧,募兵走到安庆的黄观就这么人间蒸发了,你说黄观会在哪里呢?”

    说完得意的扬长而去。

    他自信满满。

    黄昏先是在自己的威压下示弱,如今再这么一敲打,就不信黄昏敢不臣服于他。

    黄昏见状郁闷无比。

    感情自己无形之中助长了朱高煦争夺江山的野心。

    关键这货还敢威胁自己。

    有点麻烦。

    若是让朱高煦找到了叔父黄观,到时候他一不小心说漏嘴,告诉朱高煦是自己说的建文帝还活着,那么自己的下场大概和傅洽一样。

    在诏狱里永不见天日。

    目睹了这一场有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交锋,吴与弼轻声问到:“黄昏哥哥,他难道就是——”

    黄昏点头,“朱高煦。”

    吴与弼倒吸了一口凉气,讶然震惊得很,“他可是朱棣的二儿子,将来会被封王的人物,为何也会来拉拢你?”

    黄昏笑着解释,“他有野心,如果能得到一个我的辅助,加上他自己的各种优势,实现他心中野望真不是太难。”

    吴与弼确实不适合仕途。

    这么简单的真相都难以推断出来。

    正聊天间吴溥归来,黄昏便将朱高煦来访的事情说了一遍。

    吴溥闻言并不意外。

    轻声道:“如今朝堂内外已有传言,当然,颇有些以讹传讹了,说黄观侄儿黄昏因祸得福,投河不死之后成为无所不知的神……”

    吴溥吹不下去了。

    神个屁。

    在我家里,就是个连字都认不全的毛头小子。

    一天就知道瞎折腾。

    黄昏笑得很嘚瑟,“那岂非这段日子会有很多人来找我算命什么的,要不咱们就趁机赚点外快?”

    吴溥一个板栗敲上去,“忘记你自己说的话了?”

    泄露天机太多,会遭天谴。

    黄昏脑袋很疼,心里很暖。

    摸了摸脑袋,问道:“吴叔,那接下来咱们应该怎么办?”

    吴溥想了想,很快说道:“不用担心,虽然朝内臣子很想来求你指点,但朱棣盯着呢,谁敢明目长胆的来,又不是谁都有朱高煦的底气。”

    吴溥虽然继续在翰林院,但私下里对朱棣还是直呼姓名。

    黄昏一想也是。

    话说回来,要不要去找李景隆,这货的下场不太好,可以趁机敲他一笔,反正他有钱。

    转念又想,君子有所不为。

    吴溥叮嘱道:“你这个职业有点特殊,千万不要和臣子走得太近,尤其是不要和朱高煦、朱高炽、朱高燧走得太近,极容易引起朱棣的疑心。”

    其实这样的人,在当今天下只能为一人所用。

    朱棣。

    黄昏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朱棣还有二十多年的江山呢,自己现在就去站队,也太早了。

    所以先前没有和朱高煦闹翻。

    原因很简单,蝴蝶效应。

    万一因为自己的到来,朱高煦最后真的成为大明天子也说不定。

    正想去厨房帮助吴与弼煮饭,眼角余光看见一道黑线,闪电一般射在门廊上,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枚飞刀。

    刀上插了张字条。

    吴溥取下看后递给黄昏,道:“这位做事还是比较朱高煦稳妥,且善解人意,比较照顾你的处境,这一点让人有些佩服。”

    黄昏看后顺势揉成团装入怀里,准备带到厨房烧掉。

    不得不说,朱高煦反应很快。

    在得知自己是可以预知的穿越者后,很快就亲自上门来拉拢,但另一位反应也不慢,为了避嫌不敢亲自出现。

    但他让人盯着朱高煦。

    字条上只有一句话:“请放心。”

    三个字。

    意思不言而喻,朱高炽会暗中阻挠朱高煦,让他无法找到黄观。

    字条的主人是谁已呼之欲出。

    朱高炽。

    做事确实像他的作风,没有直接登门给自己压力,而是派人阻挠朱高煦,从而解决黄昏的后顾之忧,以春风化雨的手法收服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