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朱高煦的野心(求新书投资)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最后一步有个问题。

    因为材料之中有烧碱,不能使用铝、铜、铁和聚乙烯材料的容器,最好用玻璃类以及不锈钢类的容器。

    不锈钢不去想。

    没有!

    能弄出来,但黄昏暂时不想去搞这玩意儿。

    玻璃容器倒是有,可徐妙锦拿的琉璃盆着实有些小,只能先少量制作一批,同时也是实验,万一失败了材料还能用来下次制作。

    而且还没模具。

    没钱,请不出工匠,只能自己想办法。

    黄昏想了个主意。

    木盒!

    在制作出大量的蒸馏水后,黄昏去找了几块废弃的木板,三下五除二一阵刀光剑影,抛光打蜡之后制作出五个十厘米长八厘米宽的盒子。

    先做出来,再手工造型。

    浪费的材料么……

    不存在浪费,这一批的产品根本就没想过卖钱。

    因为没有量筒,只好用茶杯来代替,按照比例添加就可以,又让吴与弼去坊子邻居处借了小计量的称,称好猪油和烧碱、水的重量。

    一切准备就绪。

    缓缓在琉璃盆中加入一百克水,又倒入六十克烧碱。

    小心翼翼的搅拌。

    烧碱融于水会产生泡沫,放出大量的热。

    黄昏可不想当瞎子。

    待烧碱完全溶解,溶液呈无色透明状,且不再散热后,将称好的一斤半凝固状猪油缓慢倒入琉璃盆中,一边倾倒一边搅拌。

    约莫十五分钟,将同等量的葡萄酒倒入其中。

    继续搅拌的同时,倒入荷花油。

    这个可多可少。

    第一次做,黄昏打算放多一点,这样才有浓郁的荷花清香味。

    再慢慢搅拌时,溶液已经逐渐变黏稠。

    白中带黄,又有些晶莹。

    然后将其小心翼翼的倒入五个模具盒里——出了点差池,五个模具没装满,只装了四个。

    失败是成功他妈,所以不必在意细节。

    倒入模具盒后,找了块不用的废布,将之遮掩起来,避免灰尘颗粒沾染上去,就这么放在阶沿上,不敢去动。

    大功告成。

    接下来就是等,等它彻底成型,大明天下就将第一次出现现代意义上的香皂!

    大明有肥皂团和澡豆,但是效果低得令人发指。

    富贵人家也会在肥皂团里加上各种香料,然而哪能和香皂媲美,何况自己还在里面加了葡萄酒,对肌肤保养效果极佳。

    清末,现代香皂进入国内,立即将传统肥皂团和澡豆打败,成为风靡一时的“洋胰子”。

    等打开市场,再去研究沐浴露。

    什么钱最好赚?

    女人和小孩的钱。

    自己现在还没有技术制造奶粉,况且奶粉市场还没开拓出来,只好暂时从女人身上下手,女人嘛,总是爱美爱香。

    这就是市场!

    市场需求决定生产力。

    四块香皂能致富?

    当然不能。

    黄昏就没打算卖这四块香皂,而是想用它来得到超越它价值的回报,所以这件事离不开徐妙锦,有事没事还得去和她继续勾兑。

    抢老婆嘛,得殷勤。

    ……

    ……

    朱棣登基,废建文年号,建文四年改为洪武三十五年。

    拟定他的年号为永乐。

    朝中动乱随之平息,暗地里却是波澜起伏。

    即位诏书是解缙写的。

    有两千余字,诏书中有一句:“天位不可以久虚,神器不可以无主,上章劝进,朕拒之再三,爰乃俯徇与情,已于六月十七日即皇帝位。”

    很好地替朱棣做了一番掩饰。

    这份诏书写的朱棣是身心舒爽,倍外待见解缙。

    在写诏书之前,解缙是待诏。

    写了诏书之后,升为翰林侍读,官七品。

    连升四级。

    解缙这位识时务的读书人,即将步入他人生最辉煌的时期,最终名垂千古——当然,这是不提“驰谒”朱棣马首这个污点的前提下。

    恰好和方孝孺形成反照。

    实际上方孝孺和谢缙两人,究竟谁对谁错,青史自有定论。

    方孝孺错了吗?

    没错。

    他保留了读书人的脊梁,守住了气节。

    解缙错了吗?

    没错。

    他至少在永乐朝为后世读书人做了件功莫大焉的事。

    同样飞黄腾达的还有召之即至的胡广,被升为侍讲。

    因为香皂成型还需要等待。

    黄昏便终日里跟随着吴与弼一起看书。

    主要还是认字。

    好在有简化汉语可以参考,不像学习外语那么难,可那些复杂的繁体字还是弄得黄昏痛不欲生,最后笃定主意,一定要把汉语拼音弄出来,整一本新华字典。

    朱棣登基后没几日,朝廷终于发了薪俸。

    但也仅仅能保证三人的温饱。

    吴溥对此没有任何怨言,丝毫不觉得黄昏这么蹭吃蹭喝有何不妥,同时他又兼职黄昏的四书五经老师,启蒙课程则是吴与弼担任。

    日子平淡。

    黄昏对此分外满意,穿越者也需要发育时间和空间嘛。

    然而树欲静风不止。

    这天傍晚,来了个人。

    男人。

    这是废话。

    不过这个人着实让黄昏有些意外,差点以为看见了年轻时候的朱棣。

    年纪二十三四,身材健壮雄伟,因常年驰骋疆场,肌肤略有粗糙而呈小麦色,极其的运动健康,双眉浓长鼻子挺直,双眸深邃明亮。

    英姿不凡!

    不用想就知道这货是谁。

    未来将会和明仁宗朱高炽演绎一场惊心动魄的储君之争,并且屡屡压得朱高炽濒临绝境,却又自己作死储君之位的汉王朱高煦。

    现在还不是汉王。

    这货作风极其强硬,很有点朱棣的风范,加上相貌也像,所以在朱棣那边一直比朱高炽受欢迎,极受武将拥戴。

    大家都是沙场同甘共苦过的人,武将登基才有共同语言嘛。

    他怎么来了?

    黄昏心里咯噔一下,这事不在我预知范围内啊。

    朱高炽身着便服,一个人。

    今日来见黄昏,不敢让他人知晓,所以才在夜幕初上,即将开始夜禁之前到来,免得被父皇知晓,怀疑他有二心。

    走入院子里,看见出门查看情况的黄昏和吴与弼,略一沉吟,笑道:“谁是黄昏?”

    黄昏上前了一步,弯腰做揖为礼,“殿下有事?”

    朱高煦讶然,还了一礼,“你认识我?”

    黄昏笑了,“不用认识,就殿下这英明神武的样貌,只要见过陛下的人,都能猜到您的身份,只是不知道殿下此来何意。”

    朱高煦犹豫了。

    总不能见面就问黄昏,你既然是穿越者,有可以媲美推背图的预知能力,那你能否告诉我,我家老头子是把江山是交给那个废人朱高炽还是交给我朱高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