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制作烧碱(求推荐、收藏)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粗蒸馏,等蒸馏完第一次,油水分离之后,还要再蒸馏两三次,才能得到高纯度的花油。

    黄昏已看见了大堆的黄金白银在对他招手。

    徐妙锦若有所思,“你要做香料?”

    香料确实贵。

    尤其是贡品香料,远比民间市场流通的更贵,但香料一般是粉末或颗粒状,哪有液态的。

    黄昏呵呵一笑,“沐浴露。”

    徐妙锦一脸问号,嘟嘴不满黄昏的忽悠,“先前你还说要做什么香奈儿。”

    黄昏干笑,“我随口说的。”

    徐妙锦:“……”

    终究是黄花闺女,不好意思在这里呆太久,轻声说道:“我今天来其实是想告诉你两件事,一件说了,朱棣登基,拟定年号为永乐,第二件事,朱棣上午下令,将于聚宝门处决方孝孺,诛十族。”

    印证了。

    黄昏确实没有胡编乱造,他真的是一个穿越者,可以预知未来的一些事。

    黄昏黯然。

    没能救下这位读书人,内心多少有些愧疚。

    起身,向着心中聚宝门方向弯腰鞠躬为礼,轻叹道:“缑城先生,走好。”

    方孝孺,字希直,一字希古,号逊志,曾以“逊志”名其书斋,因其故里旧属缑城里,故称“缑城先生”;又因在汉中府任教授时,蜀献王赐名其读书处为“正学”,亦称“正学先生”。

    死于1402年7月25日,享年四十五岁。

    追谥文正。

    史上唯一一位被诛十族的大儒。

    吴与弼小声的道:“黄昏哥哥,方向错了,那边,而且还没处决。”

    黄昏无比尴尬。

    徐妙锦又道:“那日你在谨身殿和朱棣的谈话,我已知悉,虽然你没救下方孝孺,但你也试过了,只是世事如此,你我凡人终究拗不了皇权。你也别内疚自责,且已救下黄观这位三元奇才,对得起这天下读书人了。”

    徐辉祖如今落难。

    不代表徐妙锦境况凄凉,有徐皇后撑着,徐家终究还是皇亲国戚,且宫里多有建文故人,是以徐妙锦如今还能知道一点宫里的消息。

    “我走了。”

    徐妙锦带着许吟离去。

    黄昏重新坐下,眼角余光发现吴与弼情绪不对,暗叹了一声。

    恐怕这就是吴与弼不愿意入仕的原因之一。

    也不勉强。

    由得吴与弼继续去野蛮生长,若是强行弥补他对仕途的单纯念想,今后真去参加科举当官,那么大明朝最多便是多一位清臣。

    却会少一位理学大儒和教育家。

    一天的时间。

    黄昏最终得到了提纯的荷花油,茶杯大的瓷瓶堪堪装到一半。

    暂时够用了。

    傍晚时分,吴溥归来,直接把黄昏拉进书房,凄然而震惊的道:“你确实说中了,方孝孺将被处决于聚宝门,诛十族,朋友与门生是第十族。”

    凄然,是因为方孝孺之死。

    震惊,是因为黄昏真的能预知未来。

    黄昏点头,“吴叔现在相信我是穿越者了?”

    吴溥收敛凄凉心思,不解的道:“穿越者到底是什么?”

    黄昏笑了:“穿越者啊,很简单,其实就是一种职业,和相士差不多,不过穿越者更强,因为他是天选之子,所以能真实预知未来,而相士只能推测。”

    这番话也是忽悠朱棣的。

    只不过当时没敢说天选之子,要不然朱棣一听,哟,我将是天子,你说你又是天选之子,感情你也想造反?

    拖出去……

    那么自己大概是走不出紫禁城的。

    吴溥恍然,“可比《推背图》?”

    黄昏思索了一阵,“这几百年之内的事情,我比《推背图》更准确,可是六七百年之后,那么《推背图》比我准确。”

    几百年?!

    吴溥呆滞当场。

    许久,反应过来之后,看黄昏的眼神便炽热了许多,敬若神明。

    黄昏大感不自在,笑道:“吴叔不用如此,我如今在你家中,你把我当做你侄儿就好,若是你不嫌弃,今后我们便是一家人。”

    吴溥笑了。

    自己没看错人,黄昏确实有着异于他这个年龄的成熟和稳重。

    挺好。

    确定了黄昏穿越者的本事,吴溥也没再去介意黄昏这几日在家里的折腾了,晚上还是老规矩,抽查两人的学问。

    吴与弼顺利过关。

    黄昏勉强,《千字文》中有一些字没能认出来。

    吴溥也不急。

    就黄昏重新学习这速度,也就一两个月左右,大概就可以去读四书五经了。

    黄昏继续创业。

    昨日已经蒸馏出荷花油,今日则要制作烧碱。

    烧碱就是氢氧化钠。

    油条用的明矾也叫碱,但含铝等杂质,所以还是要用石灰加上贝壳粉化学反应而成,应天府不靠海,找不到贝壳,倒是能买,可惜没钱。

    黄昏捡的蚌壳回来尝试。

    如果蚌壳不行,草木灰中也能提取出氢氧化钠。

    把蚌壳放入石舂,将之碾碎成粉末状,石舂就是捣碎花生、芝麻等作物用来做年糕的原始工具,类似于后世的粉碎机。

    这是一个体力活。

    吴溥家里没有石舂,去隔壁胡广家借用。

    忙活了一上午,得到蚌壳粉几公斤后,回到家里找了个大脸盆,将熟石灰和蚌壳粉均匀的混合在一起,加入水不断的搅拌。

    依然是个体力活。

    必须让熟石灰中的氢氧化钙和蚌壳粉中的碳酸钠充分反应,得到碳酸钙沉淀和氢氧化钠溶液,而且务必要小心。

    氢氧化钠溶液是碱,容易烧伤皮肤。

    倒是有惊无险的完成。

    将氢氧化钠溶液放入临时搭建的灶台里,加热蒸馏除去多余的水粉,得到氢氧化钠沉淀物,亦是正儿八经的火碱。

    只不过因为含有少量杂质,没能呈现出无色的晶体,还有一些白色不透明的晶体。

    应该还有钾等杂质。

    黄昏又去厨房拿了盐,制出饱和的盐水,将氢氧化钠反复冲洗。

    之后终于得到了纯净的烧碱。

    原理倒也是简单,因为饱和食盐水中钠离子饱和,所有氢氧化钠不会溶解,而其他杂质则会溶解到其中。

    葡萄酒、猪油、烧碱、荷花油。

    都已制成。

    只等最后一步,便可大功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