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朱棣登基(求推荐、收藏)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吴溥去翰林院点卯应班,出门之前千叮万嘱,让吴与弼教导黄昏,今日只做一件事:认读《三字经》全文。

    吴溥一走,黄昏就开溜。

    被吴与弼一把拉住,说黄昏哥哥你今天要是不认读《三字经》所有字句就不能让你出去。

    小眼神无比认真。

    黄昏也是无奈,又不好打击这位未来教育家的积极性,只得去书房。

    好在《三字经》简单。

    前后没到半个时辰,黄昏全部认完——毕竟《三字经》耳熟能详,遇见繁体字参照现代版本,也能认读完。

    黄昏一溜烟跑了。

    留下吴与弼瞠目结舌,讷讷的说了句果然不愧是黄观的侄儿啊。

    读书真厉害!

    这才半个时辰不到就认读完三字经,自己当年可在这上面吃足了苦头。

    黄昏出去瞎混,吴与弼回到书桌前,继续两耳不闻窗外事。

    黄昏出了城。

    找到本地人问路,顶着炎炎夏日,在一处荷塘摘了大量盛开的荷花,又在一条泥河里挖了一大口袋的蚌壳。

    回到家吴与弼刚做好午饭。

    依然稀饭和榨菜。

    这段日子都会这样,直到朝廷重新发薪俸,吴溥有了收入后才能缓解贫困。

    第一步,提取荷花之中的香油。

    条件简陋,只能采取蒸馏法。

    黄昏在院子里翻箱倒柜,找出几个没用的瓷瓶,清洗得一尘不染,这个时代没有不锈钢管,也没关系,到市场去要了几根别人卖不掉的竹子。

    回家之后对半剖开,将竹子内部关节削干净,又让吴与弼坊间借了个抛光用的木贼,顺便去摘了些粗叶。

    木贼粗抛,粗叶再细磨。

    把竹子内部打磨光滑之后,沿着剖开的轨迹合拢,找来绳子死命的绑扎,不留下一丝缝隙,然后将之连接成一个“之”字形。

    当然,足够长才能确保冷凝效果。

    冷凝管有了。

    还差蒸馏罩。

    这个比较麻烦,永乐时期可没法定制玻璃罩和塑料篷布,不过难不倒黄昏。

    用锅盖。

    让吴与弼提着锅盖到街上去找修补锅碗瓢盆的手艺人,在锅盖边上打了个洞,大小恰好够伸进竹管,至于缝隙,用铁水封了便是。

    因是熟人,工钱先欠着——家里确实没钱了。

    黄昏又顶着日头在墙角落里用废砖砌了个灶台,在灶台边搭了个小架子,并用砖和石灰砌了个长方形水槽,方便放冷凝管。

    蒸馏设备到位!

    天色已暮。

    吴溥回来后倒是没注意到院子里的变化,吴与弼也不敢说,黄昏更不会主动提及。

    晚饭后吴溥抽查学习。

    发现黄昏竟然能认读《三字经》全文,不由得暗暗颔首。

    不愧是奇才黄观的侄儿。

    底子好。

    尽管脑子被水泡坏了些,重新读起书来也是事半功倍,于是提高了明天任务的难度:认读《百家姓》全文,并且会写《三字经》和《百家姓》。

    黄昏不屑一顾。

    又想溜。

    被吴溥抓住,让他和吴与弼一起继续看书。

    吴与弼看《大学》,黄昏则预习《百家姓》。

    黄昏对此怨念极大。

    这穿越的生活真是个寂寞如大雪崩,我读了十九年的书,如今还要读书,偏生还是三字经百家姓这种启蒙教材,能不无聊么。

    又不得不对现实低头。

    一则不愿辜负吴溥的一片好心。

    二则……不读书的话,确实是个文盲啊。

    第二日。

    待吴溥走后,黄昏立马行动,拿出昨天摘的莲花,有些无语,都已枯萎没有香气了,无奈,只得再出城,偷偷摸摸又找了个荷塘摘了一大抱回来。

    莲花花瓣一叶一叶掰下备用。

    把吴与弼洗得亮铮铮的铁锅放入灶台,倒入水,将莲花放入水中,盖上锅盖,为了防止蒸汽跑出来浪费,在锅盖边缘用纱布密密的围了一层。

    插上竹子做的冷凝管,在冷凝管水槽里放入从深井里打出来的冰凉冷水。

    准备就绪。

    黄昏略有激动,亲自点火。

    大明王朝燃起了一道划时代的火焰!

    目睹这一幕的吴与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知道为什么要煮花。

    更不明白那弯弯曲曲的长长的竹管是用来干嘛的。

    黄昏也不解释。

    把从徐妙锦那拿到的玻璃盆放在冷凝管出水口,把提前准备好的纱布放在一旁,然后拿了把蒲扇在一旁坐等。

    等待总是漫长的。

    院门忽然传来吱呀声,满头大汗的黄昏和吴与弼回头,发现是腰间佩剑的许吟。

    旋即徐妙锦出现。

    因是出行,又戴上了那顶白纱遮面的斗笠。

    徐妙锦走进来看见这从没见过的阵仗,万分不解,“你究竟要做什么?”

    黄昏呵呵一笑,“香奈儿。”

    这是忽悠。

    不过倒是灵机一动,既然能提炼花油,以后也可以尝试一番,没准真把香水做出来,这可比香囊什么的高端多了。

    自己岂非要成为大明的女性之友?

    安排了,加入创业日程!

    徐妙锦的心思显然没在这上面,站了一阵,轻声道:“上午朱棣发布即位诏书通传各地广告天下,诏书是解缙写的,和你说的一样,废除建文年号,今年改为洪武三十五年,又拟定他的年号为永乐。”

    黄昏心不在焉的哦了一句。

    这不是明摆的么。

    历史的洪流谁也挡不住,只能任它滚滚东逝去,倒也是蹊跷,为何会这么早就昭告天下,把年号拟定了?

    徐妙锦忍无可忍,微怒道:“你就一点也不关心这些家国大事,你好歹也是黄观的侄儿,身为读书人,不应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黄昏头也不抬,对吴与弼道:“与弼,告诉我们美丽可爱不食人间烟火又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不入耳的锦姐姐,你有多久没吃白米干饭和肉了。”

    这话很妙。

    吴与弼眼咕噜一转,“大概有一两个月了。”

    黄昏暗乐。

    理学大儒吴与弼,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吴与弼,很懂事啊,可以胜任僚机。

    徐妙锦愕然。

    她真没想到,吴溥身为翰林院编修,拿朝廷薪俸的人日子会这么穷,还是不甘心的问道:“就算你想赚钱,可读书人岂能如此没有骨气,哪怕你去写书也好啊。再说,你做的这什么真能赚钱?”

    黄昏笑眯眯的,“能!”

    旋即又补充道:“不过到时候还需要锦姐姐帮我开拓市场。”

    徐妙锦懵逼。

    开拓市场?

    我?

    黄昏也没细说,笑眯眯的说了句会洛阳纸贵啊。

    眼睛一亮!

    冷凝管的最下端,终于出现了一滴略微有些浑浊的液体,旋即是两滴三滴四五滴。

    滴滴皆是钱!

    满院香气,遮天莲叶无穷碧!

    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