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狗日的繁体字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徐妙锦拿了三瓶葡萄酒,一个直径二十厘米左右的深口琉璃盆,交给黄昏后小声叮嘱,“出去的时候可别招摇,尤其别被我长兄看见了。”

    黄昏哭笑不得,感情你去“偷”的。

    心领神会,忽然灵犀突来,压低声音一脸诚恳,“锦姐姐知道我拿这些东西要做什么吗,悄悄告诉你,这个东西做出来后,会很值钱,你要不要投资入股?”

    抢老婆第一招:经济绑定。

    投资入股?

    这个新名词听得徐妙锦一愣一愣的。

    黄昏解释道:“就是你出一份钱参与到我的事业中,等以后赚钱了,按照比例我给你分红。”

    这就很好理解了。

    徐妙锦摇头,“不需要。”

    魏国公府如今落难,但也不需要徐妙锦抛头露面去赚钱,有徐皇后撑着呢。

    黄昏略有失望,不过哪能就此放弃。

    和朱棣抢女人,必须够不要脸。

    轻声道:“那这样,这葡萄酒和琉璃盆,我就当是锦姐姐的入股好了。”

    徐妙锦笑了笑,“随你罢。”

    从魏国公府出来,天色已暮,黄昏抱着这堆宝贝回去,小心翼翼放好,刚走进厨房去帮吴与弼做饭,吴溥就归来了。

    吴溥询问了两人今日读书如何,有无疑问,两个人心虚的说读得甚好,互相印证之下,也没什么疑惑未解。

    吴溥闻言欣慰,径直去换衣。

    黄昏问吴与弼猪油炼得如何,吴与弼揭开案板上一个大瓷盆,“这么多,够用了不?”

    又追问道:“黄昏哥哥,到底要做什么?”

    黄昏笑呵呵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吃了晚饭,黄昏想溜。

    被吴溥一把喊住,“在书房里等着,待与弼收拾了厨房,我要考考你二人今日所学,是否真的已经无惑,又能否做到融会贯通。”

    我吴溥不才,建文二年二甲传胪,当个教书先生还是绰绰有余。

    黄昏闻言暗叫不好。

    一灯如豆。

    吴溥坐在书桌后,书桌前吴与弼和黄昏两人端坐,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心里惴惴不安,吴与弼倒还好,黄昏心里是慌的一逼啊。

    吴溥问道:“你二人今天看的什么书。”

    吴与弼小心翼翼,“《大学》。”

    宋朝的朱熹已经把《大学》从《礼记》中摘了出来,单独刊印成书,四书五经之一。

    黄昏心有戚戚的说了句我看的《诗经》。

    吴溥点头,先问吴与弼:“所谓君子必慎其独也?”

    吴与弼心里暗喜,这句话《大学》和《中庸》里面有详细解释,于是想都不想,“人心皆有晦暗之处,易在细微之时容易显露出来,所以应严格要求自己,人戒慎自守,节制不正,遵道德而规准则。”

    吴溥点头颇为满意。

    又问黄昏,“你现在这个年纪,还在看《诗经》?我且问你,‘诒厥孙谋,以燕翼子,武王烝哉’出自哪一篇,又有什么典故和意义?”

    黄昏懵逼。

    特么的《诗经》我就知道几篇,如今甚至只记得一些名句,比如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王于兴师与子同衣、静女其姝和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等。

    其他的,没背过!

    一时间楞在那里,讷讷的说不出话来。

    吴与弼也不敢帮腔。

    吴溥见状略微不解,“淮清桥畔的乡邻都说你读书有黄观之风,为何连《诗经》中这简单的一句都不记得?”

    黄观可是大三元奇才,古往今来仅有的“六试皆为首”的人。

    黄昏无言以对。

    吴溥起身从书架拿下《诗经》,翻倒《文王有声》篇,道:“你且读一遍。”

    黄昏怏怏拿起,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嗫嚅着读了个“文王有声”四个字,下一句的第一个字“遹”别说是繁体,就算是简体,黄昏都读不出来!

    一眼望去,那密密麻麻的复杂繁体字,让黄昏生出错觉。

    我是个文盲。

    我一个头悬梁锥刺股寒窗苦读十九年的本科生,来到大明王朝竟成了文盲?!

    整整一篇《文王有声》,竟有一半的字都不认识。

    狗日的繁体字!

    吴溥以指叩桌,略有严厉,“读。”

    黄昏心里一跳。

    暗道了一声别看吴溥平时随和,严厉起来很有点吓人啊,不愧是当个教书先生的人,深谙严师出高徒的道理。

    可自己确实读不了,索性把书一合,道:“我不认识一些字。”

    吴溥愣住。

    吴与弼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黄昏哥哥,那些字不难啊。”

    黄昏脑海里灵光乍现,一脸忧伤的说,“与弼啊,你知不知道一句话,老天爷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反之亦是如此,老天爷给你开了一扇门,就可能关掉另外一扇窗,所以我被水溺后成了穿越者,拥有你们一般人没有的眼界,但也因此忘记了很多的知识。”

    这个理由足够强大。

    吴溥还不信黄昏能预知未来,但他又明白,有的人被水溺后,真的会出现脑病,黄昏这种情况也不是不可能。

    所幸还认得一些字,不严重。

    叹道:“就你理由多,也罢。明日起,重新读书吧,让与弼教你,从《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幼学琼林》等读起走,近几年的科举你就别奢望了,踏踏实实读书,以后和与弼一起参加。”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吴溥还是希望黄昏能够依靠读书出人头地。

    黄昏很忧伤啊,心里嘀咕着说你家吴与弼根本就没去参加科举,不过却拜师三杨之一的杨溥,然后就这么开创了崇仁理学。

    却无法发作,吴溥这是为他好。

    尼玛……

    《三字经》之类的书对自己这个已经形成了世界观的成年人而言,根本没用好吗。

    真正需要看的是《声律启蒙》和韵书。

    韵书就是字典。

    话说……

    狗日的繁体字,信不信老子把你拾掇了,分分钟把你简化成简单易懂的现代汉语,然后再弄本《新华字典》。

    咦?

    这个主意硬是要得。

    反正朱棣要修《永乐大典》,耗时几年,数千读书人参与其中。

    找他借点人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