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智斗永乐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职业?

    朱棣蹙眉,绞尽脑汁深思了一阵,发现在自己几十年生涯中,三百六十五行里,根本没有穿越者这个职业。

    朱棣抬起头,冷笑道:“你知道欺君之罪会怎么判吗?”

    老子离君王,就只差一步。

    你敢骗我?

    黄昏已经猜到朱棣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不卑不亢的道:“草民说的句句属实,殿下不知,便要说草民欺君,着实让人难以信服。”

    马屁拍了,该有的傲气还是得有。

    朱棣乐了,哟,小子还挺有傲气。

    笑道:“还有我不知道的职业?”

    黄昏说了一句何不食肉糜。

    朱棣懂了,但还是不明白,“三百六十五行里,确实没有穿越者这个职业,并非是我处于王府深宫而不知民间事。”

    黄昏早有对策,“所谓穿越者这个职业,在古往进来的历史中确实很罕见,一般是由某个某个机构的宅男宅女打造出来的……什么叫宅男宅女?就是那种呆在家里几乎不出门的年轻男女,这种人打造出来的穿越者行业,几乎遍及我们所知的各个位面和时空。”

    本想说新朝的王莽就有可能从事这个职业,没敢说,怕朱棣疑心自己想效王莽。

    朱棣疑心重。

    话说回来,哪个帝王疑心不重?

    这些话太莫名其妙。

    朱棣听的是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黄昏说的什么,但又觉得他言之凿凿,不像是胡编乱造。

    况且……

    他真敢欺君不成。

    黄昏继续道:“当然,上面说的那种情况是小说世界,现实的真实情况却是我作为一个穿越者,是靠自己人品、能力进入的这个行业,怎么说呢,好人有好报吧。”

    因为救人才穿越的。

    朱棣沉吟半晌,“你真能预知未来?”

    全知的人……

    不就是神么。

    黄昏摇头,“我可以预知一丁点的未来,有些类似大唐的《推背图》,但也不是全知,且预知会透露天机,容易遭天谴,所以……”

    全知我一个人就够了,永乐你也别想。

    你都知道了,还要我干嘛。

    君王手段,卸磨杀驴不要太炉火纯青,李景隆不就是这个下场么。

    朱棣知道《推背图》。

    作为统治者,他的见识犹在黄观、吴溥之上,闻言倒是相信了大半,笑道:“感情说了半天,穿越者不过是相士的一种而已。”

    黄昏嗯嗯点头,“对对对,差不多就是这样,只不过比一般的相士知晓更多的天机。”

    朱棣想了想,“暂且信你。”

    按说,黄观、齐泰、黄子澄之流都要灭族才能消心头恨,也才能证明靖难的光明正大——朱棣婊子要当,牌坊也要立。

    抢江山是婊子行为,靖难理由的伟光正是立牌坊。

    那么如何处置黄观这个侄儿?

    沉吟半晌,朱棣问道:“你去安庆作甚?”

    黄昏想都不想,“逃命啊。”

    朱棣信了他的邪。

    你要是想着一心逃命,还敢去忽悠我家的小姨子,色比命还重要?话说,你一个十五六岁刚束发的少年,竟然觊觎二十二岁的妙锦……

    简直不知自己是哪根葱。

    妙锦能看上你?

    她连我都看不上!

    挥手道:“按说,我应将你押入天牢,等待黄观归案之后一并查办,不过念在你一路护卫徐妙锦有功,功过相抵,暂且饶你一命,由你暂住应天府,每旬到衙门报道。”

    君王要杀一个人,很简单。

    理由随便编。

    君王要放一个人,更简单。

    理由还是随便编。

    在安庆和徐妙锦呆了一会儿,半天不到,黄昏就成了护卫有功,这操作也是让黄昏叹服,越发觉得权贵集团的舒爽。

    心里又暗暗腹诽。

    这尼玛不就是把老子弄了个留案观察的缓刑么……

    得,比押入天牢好。

    至于锦衣卫的诏狱,那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黄昏目前的身份,诏狱什么的就别想了——想也不敢去,进了诏狱,生不如死。

    朱棣又问道:“黄观家眷已死,府邸、家产充公,你现居住于何处。”

    黄昏犹豫了下。

    要不要坑一下吴溥?

    坑吧。

    反正就算没有自己穿越,吴溥最后还是要在永乐朝当官,是《永乐大典》的总裁之一。

    此总裁非彼总裁,相当于编辑组长。

    大声道:“草民目前居住在吴溥府上。”

    朱棣点了点头。

    他刚入主应天府,鬼知道吴溥是谁——区区高考文科第四名,又被丢进翰林院,在这几年的动荡之中,哪能入君王正眼。

    正想打发他离开,忽然想起一事,意味深长的道:“你既然能预知,那你可知道,等下我将召方孝孺来写即位诏书,他会不会如解缙一般识时务。”

    黄昏诧然。

    原来徐妙锦并没有对朱棣说方孝孺的事情,略略失望,如果朱棣听说之后,作为天子的傲气,会不会生出逆反心理?

    反而不杀方孝孺。

    现在也是机会,救一下?

    转念一想,救不了,方孝孺的脾性没法改变,依然会把朱棣骂的狗血淋头,朱棣这个钢铁直男脾气一起来,哪管你天王老子。

    须知姚广孝都没保住方孝孺。

    姚广孝是谁?

    朱棣这一生中,唯一的一个朋友。

    朱棣最恐惧的事情便是建文帝的归来,在姚广孝临死之前,请求朱棣放了一个叫“傅洽”的人,而这个人知道建文帝的消息,按照朱棣的性情,这个人要么被一辈子关在诏狱,要么最后被灭口,绝对不可能放出去的。

    但朱棣放了。

    可想而知,姚广孝在朱棣心中的地位。

    但姚广孝都救不了,何况自己一个戴罪之身的穿越者。

    叹了口气。

    这就是无奈之处,穿越者也不是万能。

    依然受限于皇权。

    颇有些失落的道:“以方孝孺的性情,殿下让他给你写即位诏书,这不是自己找不自在么,何不换个人写呢,解缙、胡广如何?”

    一个有名,一个有才。

    这句话其实在给方孝孺争取活命机会,反正试一下又不会怀孕。

    朱棣冷眼无语。

    黄昏叹气,得了,没得救,只能叹道:“殿下让方孝孺写即位诏书,就已经预示了这位大儒的结局,必死无疑,老和尚保不住,读书种子要绝,其余的,草民真不能说了,最多便是劝殿下一句,多念无辜少杀人。”

    这句话已经很大胆了。

    果然。

    朱棣愣了一下,黄昏怎么知道姚广孝为方孝孺说过情,旋即脸色一沉,“你说我会是个暴君,嗯?”

    鼻音很重。

    杀意更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