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永乐好忽悠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朱棣其实是有些惊讶的,黄昏那一番话看似胡言乱语,作为初次觐见君王的臣子而言,犯了轻浮不正的大忌讳。

    即使是对不太亲近的长辈,这番话也很是不妥。

    但极有技巧。

    以迷信的手法说他无罪,实则也在说黄观及其家眷无罪,隐晦辩驳的同时,又很是没有节操的自我吹捧。

    同时故意留下一个台阶给朱棣。

    朱棣若是不爽,大可以借这个妄言乱语将黄昏赶出去,若是觉得还行,也可以趁机下台,免了黄昏被株连的罪。

    是个聪明人。

    而且极为谨慎、稳重,一点也不似十五六的少年,更像是饱经世事的而立之年。

    朱棣笑了。

    轻轻挪了挪手上的那张折子,放旁边那一撂上,问道:“听妙锦说,你在安庆城和她相遇,叙旧之时,曾言说我会定年号永乐?”

    斜乜了一眼那张折子。

    这是今日那些“识趣”文臣送上来的折子,早早的便拟定了一些年号留待年底备用,以昭告天下,其中并无“永乐”。

    倒是有趣。

    即位诏书都还没写,年号先出来了。

    黄昏心中大骂。

    徐妙锦这憨憨,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这种事怎么能告诉朱棣。

    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道:“永乐不好?”

    朱棣沉吟半晌,“永乐年号,前凉桓王张重华曾以此为年号,共八年;南汉循州反贼张遇贤以此为年号,共两年;宋反贼方腊以此为年号,共两年。”

    你让我用这种不祥年号?

    黄昏心里一咯噔,有些扎心,暗想就算我不说,你最终还不是选定了永乐。

    怪我咯。

    面上不动声色,“何谓永乐?”

    朱棣面无表情,不言不语,倒要看你如何舌绽莲花。

    黄昏继续道:“永乐者,大明王朝‘永世安乐’也,没有什么年号比这有更好的寓意,什么天佑、嘉佑在永乐面前,都不值一提,难道不好吗?”

    朱棣就说两字:“不祥。”

    黄昏:“……”

    你朱棣是个迷信的人吗?

    骗鬼。

    深呼吸一口气,不行,要想在大明创业,必须把这位风投老板的马屁拍好,摆出一副仰慕神态,大袖一挥,“殿下之神武千古仅有,前溯千年不输汉武,后望千年,何人可居右?难道在殿下心中,仅自诩类如那三人么?”

    这话其实有点违心。

    永乐很牛,但还没牛到千古第一人的分上。

    朱棣眼睛一亮,心中微悦。

    这话有意思。

    想来也是,我堂堂朱棣,大明燕王,如今更是大明天子,驰骋沙场何等神武,将来一番丰功伟绩,直追秦皇汉武,岂会压不住这区区永乐年号,成了方腊之流?

    笑话!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朱棣明知黄昏在拍,还是觉得浑身舒爽。

    于是觉得永乐这两字听着分外赏心悦目。

    暗想年号就它了?

    黄昏看着朱棣嘴角的微微笑意,知道闯过了这一关,暗暗松了口气,哪知又听朱棣道:“你还说,我会修一本全书?”

    现在刚入主紫禁城,屁股都还没坐热。

    盛世修书乱世修典。

    现在哪会去修书,黄观这侄儿怎的胡言乱语,说定年号为永乐,也便罢了,毕竟有猜中的几率,尽管这几率微渺到不可计。

    可现在就说自己要修书,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我自己都不知道。

    黄昏看朱棣的神情,心里有些懵逼,我擦,《永乐大典》是永乐元年年开始编修没错,可此刻朱棣的表现,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意思,不像是造反之前就有这种念想。

    难道是杀了方孝孺后,忌惮姚广孝说的那句读书人种子绝了,所以修一本全书,造福天下读书人?

    这个理由比较可能。

    黄昏猛然想起一事来:朱元璋要修一本《类要》。

    因为驾崩不了了之。

    然后建文帝找方孝孺等人在建文二年开馆,欲续修《类要》。

    这才是朱棣修《永乐大典》的真相。

    莫慌。

    镇定。

    思绪急转,很快想到说辞,“殿下将登大宝,未来的天下在殿下治理下,必将万世安乐,煌煌盛世即将启幕,以浩瀚国力修一本全书,若能超越太祖欲修未成之《类要》,必能彰显殿下灿若明月的天子之才。”

    修一本全书,确实不是说说而已。

    需要庞大的人力和财力。

    一般君王,真不愿意干这种吃力又讨不了多少好处的事。

    朱棣心头一颤。

    徐妙锦说过,黄昏说修的那种全书,共两万多卷,约三亿七千万字,汇集古今图书七八千种,内容包括经、史、子、集、天文地理、阴阳医术、占卜、释藏道经、戏剧、工艺、农艺等。

    这是何等不可思议的一本全书。

    耗费的人力和财力极其庞大,而且耗时极久,朱棣仅是想一下就觉得头疼。

    但黄昏说的在理。

    自己登基的方式确实有些不光明,要用丰功伟绩来证明自己比建文帝强,更不比老爹弱,武功方面不敢奢望,老爹实在在牛逼。

    但可以文治。

    由此证明,大明让我朱棣来掌控是最正确的方式。

    这是朱棣的压力。

    修书是个好主意。

    何况,建文帝欲修《类要》未成,我修一本超越《类要》的书,岂非越发证明我朱棣靖难得天下是伟光正的?

    于是又笑了,“也罢,算你聪慧,竟能猜中我之心意。”

    黄昏心里一阵腹诽,他已经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永乐年号,朱棣肯定会用,正是因为和自己这一番谈话,他才定下年号。

    《永乐大典》,朱棣会修,原因一样。

    或者说,因为自己的出现,提前让朱棣生出了修《永乐大典》的想法。

    也笑道:“不是草民聪慧,实在是殿下之雄才伟略世人尽知,稍微想想,便知陛下为世间读书人着想的苦心孤诣,修书一事,也不过是陛下今后治下煌煌盛世的锦上添花而已。”

    给你个台阶。

    朱棣收敛笑意,冷声呵斥道:“那么你倒是说说,为何要招摇撞骗,说自己是全知的穿越者!”

    还骗到了我小姨子身上。

    小子不长眼啊。

    黄昏心中一跳,来了来了,重头戏来了。

    在被押送回应天的路上,黄昏已经想了无数说辞,然而事到临头,脑子一热,竟然沉声说道:“草民没有招摇撞骗,草民真的是穿越者,这只是一个职业。”

    穿越者是什么?

    除了自己,没人知道。

    那么我黄昏就在大明天下,把穿越者塑造成一种职业——忽悠公元十五世纪的永乐大帝,应该不难,毕竟有《推背图》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