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永乐大帝!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黄昏担心会被顺藤摸瓜,把黄观也逮住。

    倒是多虑了。

    那位武将率领麾下骑兵拱卫着徐妙锦回应天。

    黄昏也没能幸免。

    被一位年长的骑兵押着,跟随数百精锐骑卒的大部队,浩浩荡荡的回京复命,可见朱棣对徐妙锦的重视。

    男人啊……

    都想着小姨子的善良。

    言辞之间,黄昏知道真相后哭笑不得。

    你妹!

    感情老子被逮个正着,是受了徐妙锦牵连,当初送徐妙锦出城的是徐辉祖和她的小妹,嗯,那个小妹今后会成为安王朱楹的王妃。

    这豪华阵容出城,朱棣能不知道?

    朱棣进城之后,就已经命令心腹士卒盯着徐家,迟早要清算让他吃尽苦头的徐辉祖,你倒好,大而化之的出城送别……

    不追你追谁。

    也就是徐辉祖没走,徐辉祖要走,只怕在折柳亭就会有刀兵现身。

    黄昏放下心来,如此黄观反而安全。

    回到应天。

    徐妙锦被直接送进紫禁城去见朱棣,黄昏和许吟两人,暂时看押在紫禁城内洪武门外,至于怎么处置,要看徐妙锦下场如何。

    士卒们对两人倒还是客气。

    以为皆是徐家扈从。

    虽然徐辉祖让燕王吃尽了苦头,可终究是开国功勋的徐家,徐增寿因为支持燕王殿下被建文帝所杀,所以徐辉祖才会从战线上调回应天。

    徐家出的这件事在燕王那边多少有些情分在,何况燕王王妃徐妙心也是徐家人,是今后的大明王妃,谁敢得罪她的家人。

    不见燕王发令时,同的“请”字么。

    大家都是男人。

    懂。

    咱们这位即将登基的陛下,惦记着徐妙锦呐,小姨子的善良,古往今来都是很有诱惑力的。

    所以徐家没准会继续辉煌。

    黄昏在归来途中,绞尽脑汁的思索,如何在朱老板的屠刀下逃过一命,办法倒是想出了很多,就怕朱棣这位钢铁直男不按套路出牌。

    见过徐妙锦后,问都不问就把自己喀嚓了。

    而且可能性很大。

    他一个坐拥江山的君王,哪去管你一个黄观侄儿的生死。

    时间过了很久。

    黄昏几乎以为朱棣已经带着徐妙锦和徐皇后去吃火锅了,直到快要日落西山时,徐妙锦才施施然从洪武门内出来。

    随同的还有一位太监。

    朱棣没带太监来应天,这是建文帝的内侍太监。

    徐妙锦出了洪武门,对许吟点点头,示意回家。

    许吟长出了口气。

    没事了。

    黄昏惴惴不安,望着徐妙锦,希望她能说点什么,徐妙锦却带着许吟直接走了,走了不远,又回头,掀起白纱,对黄昏莞尔一笑。

    很是狡黠和捉狭。

    让你调戏我。

    看你等下怎么应付朱棣。

    黄昏心里有一万只小鹿在冲撞,虽只惊鸿一瞥,却像是赵敏回头看张无忌,让人遐想非非,又确实证明了一件事:徐妙锦很美。

    很美的意思……

    是黄昏真的找不到任何词语来形容那张脸。

    是黄昏见过最完美的一张脸蛋。

    后世那什么网红脸在她面前,就是个笑话,什么四千年一出的美女,在徐妙锦这张美到词穷的五官之下,只显得讽刺和无知。

    这样的美,根本不应属于人间。

    或者说,用美来形容徐妙锦的容颜,都算是对她的侮辱。

    黄昏沉沦了。

    他找到了久违的心跳感觉。

    我恋爱了。

    可惜,被耳畔尖锐的声音打断了幻想,肩头被人拍了一下,“别看了,你是活腻歪了么,她也是你能看的?”

    黄昏回头,略有不服气。

    老子凭什么不能看。

    不仅要看。

    还要抱。

    还要睡!

    我说的,这老婆我和朱棣抢定了。

    那太监转身对看护黄昏的士卒尖锐着嗓音喊道:“陛下有旨,宣,黄昏觐见。”

    黄昏心中一跳。

    来了!

    跨越六百多年的时空,这时代最伟大的两个人即将在大明王朝见面,注定会是一场名垂青史的会晤,也是自己创业的契机。

    紧张之余,黄昏有些飘。

    深呼吸一口,跟随在太监身后走入洪武门。

    一路前行。

    路过奉天殿时,一片狼藉废墟,被建文帝一把火烧掉,大概要过些时日才能重建。

    直奔谨身殿。

    谨身殿是明朝皇帝上朝更换朝服以及册立皇后、皇太子之处,皇帝亦在此殿受贺,殿名为帝王提醒加强自身修养之意。

    坐落于三台之上华盖殿之后,面阔七间,进深五间,殿左为后左门,殿右为后右门。

    朱棣刚进紫禁城,暂时在此处办公。

    到了正殿门口,宣旨太监垂首垂手站在一旁,示意黄昏自己进去。

    黄昏进殿。

    没杀过猪还没见过猪跑么。

    眼尖余光看见桌椅后坐了个人,于是行礼。

    跪礼。

    这个没办法,面前的是永乐大帝,该跪就得跪。

    在宋朝时,臣子见皇帝是不用跪的,元朝要跪,朱元璋当了皇帝后,觉得跪礼可以保留,这样能彰显天子之尊嘛。

    黄昏要融入历史,就得暂时接受这些封建陋习。

    行礼伏首。

    等待着朱棣说话。

    许久,朱棣才轻声道:“黄昏,按照妙锦所言,你是黄观的侄儿,怎的你叔母畏罪而携家眷投河,你却独活了下来?”

    黄昏有些紧张。

    面对君王谁不紧张,何况这是永乐大帝,不紧张才是怪事。

    控制住紧张情绪,不轻不重不卑不亢的道:“严格来说,草民已死,不过到阴曹地府走了一圈,阎王觉得草民无罪枉死,还可以再拯救一下,且陛下的江山也需要草民这样的人才,所以又回来了。”

    朱棣:“……”

    没好气的道:“免礼罢。”

    黄昏起身。

    这才敢抬头,却不能直视——这是规矩。

    臣子不能直视君王。

    也有例外,比如谏官劝谏天子时,要是情绪来了,别说直视,骂都敢——当然,直视天子每个朝代都有,骂天子还是大宋朝居多。

    宋朝不杀文臣,所以宋朝的读书人都是牛气冲天的,天子反而极为受气。

    眼角余光微微打量。

    朱棣身材颇为雄壮,留有短须美髯,极有钢铁直男的气质,双眉浓长鼻子挺直,双眸深邃明亮,卖相极佳。

    这就是朱棣。

    永乐大帝。

    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