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徐妙锦,快到我碗里来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希望。

    两个字,是很多人在困境中继续努力奋斗的精神力量。

    因为这两个字,黄观没投水殉国。

    暂时而已。

    他并没有全部相信黄昏的话。

    子不语怪力乱神。

    读书人是最不容易迷信的,自古以来的起义,读书人玩这一套最溜,总会给辅佐的主子弄点将得天下的迷信预兆。

    比如汉高祖斩了条白蛇。

    又比如燕王这一次靖难,就很搞了些神神道道的事情,在民间广泛流传。

    所以黄观也不太信相士算卦那一套。

    现在黄昏更甚。

    不是算卦。

    而是作为另外一种闻所未闻的穿越者,拥有预知的能力。

    谁敢信。

    这不就是神仙嘛。

    但建文帝没死,这个希望却让他活了下来。

    黄昏跑前跑后,累了个汗流浃背,在罗刹矶上游这座叫向家渡的小市集租了间小院子,买了各种生活物资,让黄观暂时住下,又刻意叮嘱,为了避免建文帝还活着的消息走漏,让叔父黄观悄悄供奉一座建文帝的灵位。

    待到了年底,朱棣定年号永乐,昭告全国之后,黄观就会明白自己没骗他。

    至于要怎么去找建文。

    这是个问题。

    胡濙坐拥朱棣给他的庞大资源,以寻找元末道人张三丰为理由,走遍四海耗费无数年,才得到一些信息,可惜史书并无详细记载。

    所以建文在哪里,没人知道。

    要么当了和尚。

    要么已经出海。

    后者可能性较大,要不然马三保的无敌舰队出海那么多次,真是去落后国家传播大明集团的友爱之情么。

    住下之后,黄昏和黄观、徐妙锦有一场密谈。

    黄昏的意思很明确,两条路。

    一条路是黄观先暂时藏匿在向家渡,待朱棣清算旧臣的风波过去,将重心放在寻找建文帝这件事上后,黄观再去联络旧臣寻找建文帝。

    第二条路,待黄昏回到应天,以穿越者的身份奋斗,为黄观开罪,最后让其一身才华学有所用——最主要还是去编撰《永乐大典》。

    至于在仕途上能否有其他成就,看黄观自己。

    第二条路有点难。

    黄观的思想还被君为臣纲束缚着,让他承认朱棣这位新天子,一时间难以转变,不过黄昏有他的打算,也有这个自信能做到。

    黄观选择了前者。

    如果等几日,真的应了侄儿所说,他会坚定的活下去,寻找到建文帝,然后图谋东山再起,于是同意了黄昏的提议,让他先回应天。

    徐妙锦只听。

    密谈之后,借着难得的阴雨天气,黄昏和徐妙锦,以及年轻的佩剑车夫许吟回安庆。

    贵池县到安庆不远。

    徐妙锦的马车也留在安庆。

    于是步行。

    许吟有意无意和两人拉开了距离,他只是徐府的一名亲卫武夫,靖难之战时也跟着去了沙场,如今被派来保护小姐出游,一直恪守着自己下人身份。

    黄昏和徐妙锦撑伞而行。

    这点黄昏挺意外。

    古代女子裹小脚,着实是个恶习,徐妙锦竟然没有,是以能长途跋涉。

    一路畅谈。

    黄昏在尽量不透露“天机”的情况下,充分展示了自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渊博”知识,更是豪言,如果有一天自己有能力了,一定要打造一个天下无黑夜世间尽高楼的光明世界。

    发电、造房子而已……不难。

    一时间让徐妙锦惊为天人,对那个天下无黑夜世间尽高楼的世界有些向往。

    眼看安庆城郭在望。

    短暂沉默之后,徐妙锦小声问道:“黄昏,如果你真是说的那什么穿越者,可以全知,那你是否知道我未来如何?”

    黄昏心里一惊。

    难道告诉她真相,你未来要拒绝朱棣的求爱,青灯古佛一辈子?

    这对于二十二岁的黄花闺女而言,太过残忍。

    眼咕噜一转。

    下手!

    管他什么朱棣,老子先抢了再说,抢不抢得到再另说。

    于是笑眯眯的道:“锦姐姐今后啊,会嫁一个天下无双世间唯一的如意郎君,在某一天,他会身披金甲,脚踏七彩祥云来迎娶你。”

    徐妙锦遮面白纱下的眼眸骤然一亮,“真的?”

    女子么……

    谁不憧憬爱情。

    黄昏点头。

    徐妙锦有些羞涩了,低头脸微红,悄声轻问,“黄昏,告诉姐姐,他叫什么名字啊。”

    黄昏忍住笑意,“倒是巧了,他也姓黄。”

    徐妙锦,“啊?”

    黄昏笑眯眯的,说,“古有汉光武帝之语,娶妻当娶阴丽华,如今这大明天下的俊彦,也该有一句,娶妻当娶锦姐姐。”

    又笑道:“我觉得我也可以算俊彦,锦姐姐,你说呢?”

    徐妙锦,快到我碗里来!

    徐妙锦,“???”

    旋即恍然。

    黄昏这家伙在调戏自己,于是有些羞恼,啐道:“没个正经。”

    嘴角却莞尔。

    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小色胚一个。

    黄昏大乐。

    这个打情骂俏硬是要得,男人追女人嘛,就得不要脸,至少让徐妙锦明白,我黄昏这个穿越者,对你是有想法的。

    我不嫌你大,御姐风情很妖娆,我喜欢。

    萝莉吾所欲也,御姐吾亦所欲也。

    就怕你不够大。

    想到这目光贼眉鼠眼的落向某个地方。

    嗯,够大。

    徐妙锦何其聪慧,眼角余光看见黄昏在打量自己,知道他在看什么,于是越发羞恼,没甚好气的收了收小腹,微微猫腰。

    确实是小色胚!

    倒是不甚反感。

    多少有些得意。

    女子么,谁不喜欢自己的姿色能迷倒万千男人,成为世间最闪亮的那片彩虹。

    身后的许吟忽然惊道:“小姐小心。”

    锵!

    佩剑出鞘,一个跃步站在徐妙锦身前,按剑望着出城而来的十余骑,沉声道:“恐怕是朱棣的人追到安庆来了。”

    逃,肯定逃不掉的。

    人哪能跑赢马。

    打?

    许吟再强,步战面对十余骑兵,也是等死的命。

    徐妙锦一声轻叹。

    完了。

    朱棣的人追到安庆,意味着在应天的兄长徐辉祖下场不好。

    自己也完了。

    黄昏也有些懵逼,我擦,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老子创业还没起步,就要挂在未来老板朱棣手上了么。

    不甘心啊。

    身披银甲的武将一骑当先而来,骤然勒住缰绳,胯下战马踢踏前肢半仰而起,溅起阵阵泥泞,无视按剑而立的许吟,看着徐妙锦抱拳为礼,道:“陛下请徐小姐回应天。”

    又斜乜一眼黄昏。

    略有不可思议的神态,暗道你小子莫非想拐徐妙锦私奔?

    有想法。

    有胆量。

    可惜没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