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再次重申,我真的是穿越者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深呼吸一口气,大声道:“叔父一死,自己倒是快哉了事,可天下百姓怎么办,您读书一生,不就是为了以满腹才华,为社稷百姓谋福利吗?”

    这是面子话。

    实际上古代的读书人,大多还是为了货与帝王家。

    像范文正公那样的读书人有。

    不多。

    黄观这位读书人,气节足以名垂青史,也不可否认,黄观、王艮之流的内心深处,读书初衷不是简单的货与帝王家,必然有为天下社稷之心。

    不过受儒家思想束缚,最后走上了这条无奈的道路。

    黄观唯有一笑。

    满是苦涩。

    望着远空江水尽头,颓废叹气,“朱棣已成应天新主,我黄观纵有满身才华,又有何用,与其苟活被他羞辱,不如一死守志。”

    黄昏暗想,朱棣登基不过是这座天下换了个吃干饭的主人而已。

    心里这么想,话不能这么说。

    这是蔑视皇权,与君为臣纲的儒家思想背道而驰,易遭到黄观训斥。

    道:“叔父,可知我为何知道您会来这里?”

    黄观本能问道:“为何?”

    徐妙锦闻言也有些奇怪,黄昏出了应天城后,一路直奔安庆,又马不停蹄来到此处,途中不作任何停留,确实是一早就知道黄观会在此处的表现。

    黄昏笑道:“很简单,因为我是穿越者。”

    黄观,“穿越者?”

    徐妙锦茫然。

    两人都是一头雾水,穿越者是什么?

    黄昏就知道他们会有这样的反应,轻声道:“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但你们又不能不信,我确实是穿越者,而且我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的很多事情,所以我才知道叔父您会出现在这里,也知道叔父您为叔母招魂之后,会在罗刹矶投水殉国——”

    黄观挥手,“休要胡言乱语诳我,我在募兵,昏儿你自幼聪慧,自可判定我会顺江而下,途径安庆来到此处,至于判断我会投水殉国,不过是因为你了解叔父而已。”

    这个解释合理。

    徐妙锦暗暗点头,差点被这小子诳了去。

    黄昏摇头,“好吧,那再说点我这个身份不可能推理出来的事情。”

    又把方孝孺的事情说了一遍。

    黄观和徐妙锦闻言,和吴溥的反应一样,怎么可能出现诛十族的事情。

    见两人还是不信,黄昏只得再出杀手锏。

    道:“方孝孺宁死不写即位诏书,朱棣找了楼琏,哪知楼琏写完诏书回家就自尽了,那封诏书自然用不得,于是即位诏书出自解缙之手,且朱棣会定年号为永乐,这几天他还没登基,我也不可能推断出他的年号吧,到年底叔父您就知道我没说错了。”

    黄观苦笑,“昏儿,莫要玩弄小心思,你这是想稳住叔父。”

    黄昏头疼。

    异常头疼。

    三元状元,果然没有吴溥那么好忽悠。

    黄昏根本不解释,继续道:“今年,朱棣会命解缙负责总裁重修《明太祖实录》,明年,会让解缙主持修另外一本书,这会是一本无比庞大的全书……”

    把《永乐大典》的事情说了一遍。

    黄观和徐妙锦闻言瞠目结舌。

    这是真的?

    朱棣竟然要修这样一本书,这可是件了不起的大事,放在历朝历代,一位君王在位期间能做成这一件事,都足以名垂青史了。

    黄观沉吟半晌,“如果朱棣能做这样的事,倒是让人心里坦然了许多。”

    用词是如果。

    意味着他依然不相信,毕竟是没发生的事情。

    黄昏心里长叹,没办法了。

    最后的压箱底绝招。

    看着黄观,缓缓的说道:“叔父,我还知道一件事。”看向徐妙锦,“应天城破后,紫禁城里起了一场大火,其后朱棣的心腹士卒就撒了出来,你可知为何?”

    徐妙锦眸子红了。

    紫禁城确实起了一场大火,是因为陛下纵火自焚了。

    黄观又一次泪流满面。

    黄昏石破天惊的说出了真相:“那场大火之后,朱棣对外宣称,陛下已经死于大火之中,可他为何要让士卒全城密查,甚至波及到周边州城?”

    “真相只有一个,陛下没死!”

    陛下没死。

    四个字,像惊雷一般,炸得黄观脸色潮红,炸得徐妙锦娇躯轻颤。

    建文帝没死,这意味着很多。

    历朝历代,坐江山讲究个名正言顺,即所谓的正统,不见朱棣起兵,表面理由也不敢说建文帝怎么样,而是说靖难。

    直观一点的词语,靖难又可以称之为清君侧。

    只不过大多清君侧,最后都把君清了。

    正统皇室没死,便会有投机者带着皇室复辟,就如当年曹操做的那样,挟天子以令诸侯,次一点,那也是力挽狂澜的功勋。

    而朱棣更怕。

    他这个江山怎么来的,比较简单:直接从北方一条线打到应天府,也就是说,除了这一条线上的部门,其他部门严格来说,还是属于建文帝。

    建文帝死了,其他部门的员工一看老板都没了,从了朱棣吧。

    反正都是家族企业,谁当总裁都一样。

    就这么简单。

    但如果建文帝这位老总裁没死,这就不好说了,站出来振臂高呼,其他部门经理一看,哎哟,老总裁还在,跟着他混业绩比较稳定,新总裁上任的话毕竟有未知性。

    万一把老子开除了呢。

    于是大概率一呼百应,各部门出钱出力,大家闹哄哄的跑到公司总部,把新总裁从董事会赶出去,然后按劳分配果实。

    所以这个理由,足以燃起黄观心中的烈焰。

    他圆睁双眼,五指轻颤,眸子赤红,看着黄昏,几乎有些狰狞的问道:“昏儿你说什么,你说陛下还没有死,你怎么知道的?”

    黄昏长出了口气。

    不错。

    从黄观的反应来看,只要建文帝没死,他也不会殉国了。

    面上不动声色,道:“叔父,侄儿再次重申,我真的是穿越者,这大明天下,没有侄儿不知道的事情,所以侄儿才知晓陛下没死。”

    转念一想,得堵住黄观和徐妙锦对预知未来的的幻想,主角有我一个就够了,大家都知道未来,这还玩个毛。

    我又怎么在朱老板手下创业?

    于是又无比认真的道:“但这些未来的事情,侄儿就算知道,也不能说的太多,否则会遭天谴,活不过几日的,今日之事,侄儿已经泄露天机,请叔父不要再过问太多。”

    迷信害人。

    但巧了,这玩意儿也能用来保护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