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为大明操碎了心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吴溥不相信自己是穿越者……

    黄昏有些愁。

    当务之急,是和吴溥打好关系,今后在他家死皮白脸的蹭吃蹭喝,局势稳定后,利用自己穿越者的优势,找到风投老板朱棣,把事业做大做强。

    在大明这个职场里讨生活,应该不会太难吧。

    当下应天府,乱象横生。

    朱棣在昨日进了城,谁知皇宫一场大火,建文帝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让这位永乐大帝也发愁,怕侄儿跑出京城东山再起。

    心腹士卒蚂蚁一般撒了出去,务必要找到建文帝。

    满城的风声鹤唳。

    黄昏不太在意当下的乱局,只要不乱跑不乱站队,基本上不会有事。

    大局已定,建文帝的去向成了千古谜团,永乐年间因为这件事还会死很多人,要多年以后,六朝老臣胡濙的一次夜归,才让朱棣放下心来。

    况且这事和他没有关系。

    他还有事情要做。

    救黄观!

    这位大明朝连中三元的才子,不应该就这么埋没了,投水殉国确实有气节,然而他是三元状元,他有满身才华,应该留着有用之躯造福天下百姓。

    何况他是自己的便宜叔父。

    古代不孝……

    后果很严重。

    救不了王艮、方孝孺、黄子澄、齐泰这些读书人,但我必须救黄观!

    外面乱糟糟,吴溥没去上朝。

    翰林院编修,换了君王也还是翰林院编修,吴溥读书等身,对名利一事看得极为淡薄,最喜一句诗:“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

    出自陶渊明。

    是以吴溥年轻时候中举后,身体稍有不适,便不去参加会试,因有大才,被举荐进入国子监,到应天府城任职后,一看这么近,考试很方便啊,那就参加一下科举吧。

    于是建文二年,吴溥随随便便中了个传胪。

    传胪是什么?

    传胪是二甲第一名。

    建文二年的一甲只有三人:胡广、王艮、李贯。

    吴溥是第四名。

    全国文科高考第四名,这个成绩已经很光宗耀祖了,理应如王艮、胡广、李贯三人一样受到重用,但建文帝忙着削藩,于是把吴溥丢进翰林院自生自灭。

    吴溥觉得甚好。

    翰林院和国子监,都是看书的好地方。

    有书看,人生足矣。

    现在应天府城破,换了天子,他也不太在意,不喜亦不惧,至于好友王艮的死,吴溥内心深处,敬佩之外,略有无奈。

    汝止,你读了那么多的书,就为了这一死么?

    迂腐啊……

    然而由不得他不承认,千秋世间,正是因为有王艮这等迂腐的读书人,才显得如此壮哉,书生之浩然壮气,并不比沙场淡薄。

    吴溥打算局势稳定之后,致仕回家。

    重拾老本行。

    教书嘛。

    只要不是乱世,读书人找口饭吃还是很容易的,何况还是高考传胪,有了这个名头,生源应该是么有一点问题的。

    小睡一觉醒来,唤来与弼,让他一起去书房读书。

    刚坐下没片刻,就见黄昏进来。

    问道:“有事?”

    黄昏自来熟的坐下,一点也不见外的笑道:“我想去救一个人,不过缺少盘缠和路引,还请吴叔帮忙则个。”

    脸皮很厚。

    吴溥没在意,微微不解,“你想救谁,你能救谁?”

    你都自身难保。

    黄昏不欲隐瞒:“叔父黄观,他知悉叔母投水之后,会为之招魂,其后也会投水殉国,我想救下他,将来也能和吴叔一样,为千秋世人留下一件瑰宝。”

    什么瑰宝?

    当然是《永乐大典》。

    吴与弼撇嘴,“你又知道了,岂不知道你家叔父,没准如那解缙和胡广一样,早早的就投了燕王,此刻正想着局势安定后续弦个如花美眷呐。”

    黄昏摇头,正色,“我当然知道,因为我穿越者,所以叔父一定会投水的,你们此刻不信我也没法。不妨再说一事,过几日后,燕王朱棣将召方孝孺为之写即位诏书,年底时会定年号永乐,方孝孺必然会拒绝并大骂朱棣,从而被凌迟诛杀,牵连十族。”

    这件事后,吴溥应会相信自己是穿越者了。

    吴与弼如听天书,“你怎么知道的?”

    黄昏笑而不语。

    吴溥略一思索,“何来十族?”

    黄昏叹了口气:“朋友与门生,为第十族!”

    吴溥笑了笑,还是不愿意相信,历来只有诛九族,哪有诛十族的先例,沉吟良久,问道:“我倒是好奇,从人情亲疏上来说,你确实有救黄观的道理,可既然知道方孝孺这位大儒会被杀,为何不愿意救上一救?”

    黄昏苦笑,“救不了。”

    连黑衣宰相姚广孝都救不了方孝孺,自己凭什么救?

    在朱棣进城之前,姚广孝曾对朱棣说过,不要杀方孝孺,若是杀了方孝孺,天下读书人的种子就绝了,然而结果呢?

    方孝孺还是被杀。

    没办法,方孝孺把朱棣骂的太狠,天王老子来了都不认的那种。

    没得救。

    永乐大帝朱棣岂是没脾气的那种人。

    吴溥不解,“为什么?”

    黄昏叹气,“这是个死结,过段日子,吴叔你知悉方孝孺被杀那一天的详情之后,你就会明白,这个结解不开,姚广孝也不行。”

    吴溥沉默了,他当然知道姚广孝在朱棣心中的分量。

    他有些诧然。

    黄昏的表现确实不像个少年郎,说话井井有条有理有据,且透着一股成年人的稳重,甚至对局势重要人物皆一清二楚,知道方孝孺也知道姚广孝,确实有些出彩。

    先前还能看出只有王艮才是真正想殉国的名士。

    难道真是他说的那什么穿越者?

    沉吟良久,“你要去救黄观,孝心甚好,盘缠一事无须担心,路引么……”

    想了想,又道:“我去给你办便是,你的身份目前有些敏感,我用与弼的身份去给你办路引,倒想问你,你要如何救黄观。”

    黄昏也还没想好,只能老实道:“尽人事听天命罢。”

    吴溥点头,“孝心可嘉。”

    起身准备出门,“我这便去给你办路引,虽然局势很乱,但办个路引不难,毕竟今日城内已经安定下来,没有战事了。”

    他在衙门还是认识几个人。

    翰林院编修,虽然是个清水衙门,但一般衙门真不愿意得罪。

    鬼知道这些编修什么时候就飞黄腾达了。

    黄昏忽然道:“吴叔,我这一去大概要些时日才能回来,若是燕王着人让你去当值,但去便是,千万莫要意气用事。”

    吴溥哦了一声,略有不喜。

    你让我学那胡广、李贯么。

    黄昏叹道:“吴叔你读书等身,难道不想一身才学有所用,做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相信我,朱棣绝不是昏庸暴君,他一定会让你和众多读书人去做这件事的。”

    吴溥茫然,“什么事?”

    黄昏压低声音,“如果说,我是说如果,朱棣想修一本书,这本书将由解缙和姚广孝主持,动用全国最优秀的读书人三千余人,历时六年,全书共两万两千八百七十七卷,仅目录就有六十卷,共一万一千零九十五册,约三亿七千万字,汇集古今图书七八千种,内容包括经、史、子、集、天文地理、阴阳医术、占卜、释藏道经、戏剧、工艺、农艺等,若是编撰这样一本百科全书,吴叔你觉得算不算是利在千秋的好事?”

    吴溥瞠目结舌。

    吴与弼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