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真的,穿越者是一种职业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吴溥喜读书,不善交友。

    儒林好友,算来算去,其实就王艮一人。

    王艮临行前对黄昏说了一句话,说黄昏之叔母有大节,他略有不解,还以为这少年郎叔父叔母是书香名士,要不然哪能得王艮如此高评。

    让黄昏和吴与弼在自己对面坐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黄昏犹豫了。

    王艮认识自己,那么这具身躯的主人叫什么名字?

    吴溥见状,还以为黄昏有什么顾虑,笑道:“不说也无妨,你暂且住下,待城里太平后,我再送你找亲人,可终究需要个称呼。”

    黄昏想了想,“我叫黄昏。”

    吴溥点头。

    这是个好名字,也是个随意的名字,以为是黄昏临时取的假名,心里暗道一声不错,这少年郎有着超乎年龄的稳重和谨慎。

    话说,朝中姓黄的臣子倒确实不少。

    黄子澄、黄观之流。

    挥手,“与弼,带黄昏去睡罢,你俩暂住一房。”

    躺在床上,黄昏尽量躲着吴与弼,很多年没和老婆孩子以外的人睡一张床了,有些不习惯。

    没吃晚饭,肚子咕咕直响。

    吴与弼翻身坐起,“饿了?”

    黄昏点头。

    吴与弼忍不住笑说,“傍晚我爹没回来,我自己下的面,看你睡的香,没叫你起来,等一下,我给你拿个好东西。”

    翻身爬起,打开沉重的实木柜门,翻箱倒柜片刻,拿了个手绢包裹坐在窗棂下,小声喊黄昏过去,一层层掀开,露出几个样式精美的桂花味糕点。

    “隔壁婶儿给的,她想当我后娘……”

    黄昏哭笑不得,“你被贿赂了?”

    节操呢。

    吴与弼贼笑着,眸子清澈,递给黄昏,“吃两个吧,可好吃了,你别说,我挺希望隔壁婶儿当后娘的,就是我爹拉不下面子,端着呐。”

    黄昏乐了。

    糕点确实不错,似乎是自制的。

    小声问吴与弼,“王艮很可能会殉国,你爹作为他的好友,就一点也不担心么。”

    吴与弼沉默良久,道了句还能怎么办。

    确实如此。

    有些人之所以青史垂名,正是因为气节,若是能救,吴溥能看着好友殉国而亡?

    这是历史里的一道壮哉风景线。

    王艮用生命追求家国大义,若是吴溥阻止他,反而会背上骂名,这是封建王朝读书人的迂腐之处,说不通的。

    窗棂外,隐约可见吴溥的房间,灯火不熄。

    这一夜,吴溥彻夜不眠。

    黄昏也彻夜不眠。

    1402年的六月,燕王朱棣经过一场后人觉得匪夷所思的靖难后,走入应天府城,在青史上书写浓墨重彩的永乐两字。

    这一天,自己也来了。

    一个现代社会的八零后人,在永乐大帝朱棣治下的大明王朝,能做什么?

    黄昏惆怅且恐惧着。

    天亮时沉沉睡去,等他醒来,已是晌午时分。

    吴与弼做了些简单的粗茶淡饭——吴溥只是翰林院编修,薪俸不高,又是个清水衙门,家里经济并不算好。

    吴溥从外归来。

    情绪低落。

    读书人讲究个食不言寝不语,饭后,吴与弼洗碗涮锅。

    吴溥喝着茶,和黄昏坐在树荫下。

    许久,才叹道:“汝止兄走了。”

    汝止,王艮的字。

    黄昏早知道会有这个结果,根据史书记载,昨夜在吴溥家夜谈之后,解缙连夜去觐见燕王朱棣——“缙驰谒”。

    胡广在第二天投降,十分听话——“召至,叩头谢”。

    多么有效率,召至,一召就至。

    而且叩头行臣子礼。

    多自觉!

    建文二年科举的探花李贯也不落人后,在史书留下了个“贯亦迎附”的印记。

    夜谈之时沉默不语的王艮回家后,对妻子说:“我是领国家俸禄的大臣,到了这个地步,只能以身殉国了。”

    从容自杀。

    建文以貌取人,王艮却未以势取国。

    昨夜有两个说话的人,一个不说话的人。说话者说出了自己的诺言,最终变成了谎言,不说话的人沉默,却用行动实现了自己心中的诺言。

    想了想道:“有人之死轻如鸿毛,有人之死重如泰山,王艮求仁得仁,千百年后,世人会记得大明王朝有这么一个读书人,会记得他的这一腔浩然青血,正如那句话,有的人死了,却永远活着。”

    说番话说得极有水平。

    吴溥并不意外。

    道:“那么你呢,何去何从?”

    黄昏心头忧郁,我一个穿越者来到封建王朝,其他的不说,没有生存攻略就这么跑到大街上,和找死有什么差别。

    心中一横,豁出去了,看过的所有穿越小说,主角都要藏匿穿越者身份,我偏要反其道而行之。

    这是他深思一夜的决定。

    这里是大明。

    封建王朝。

    黄昏不想在这样一个弱势者连生命都无法掌控的封建朝代做一个鱼肉,要想主宰自己的命运,只能成为公司领导层的一员。

    可这是皇权社会。

    跟对老板很重要。

    就用穿越者的身份,以超越这个时代的知识和见解作为金手指,走入永乐大帝的视线里,抱住朱棣这根大明王朝最粗壮的大腿。

    朱棣当总裁,我当个助理不行么?

    当务之急,是要在吴溥家里死皮白脸的蹭是蹭喝,没了后顾之忧才能从容创业。

    略微沉吟,缓缓道:“吴叔,其实我不是一般人。”

    吴溥点头。

    他知道,黄昏确实不是一般人。

    黄昏却没明白吴溥点头的意思,继续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我承认,我是穿越者。”

    “哦。”

    吴溥没甚在意的应了声,旋即瞪大双眼,“嗯?”

    穿越者?

    什么意思……

    这孩子被水溺出脑病了么,这可不好治。

    黄昏缓缓说道:“这些事情说出来确实难以置信,却是事实,三言两语也无法让吴叔相信,给我点时间,我会证明给你看。”

    吴溥茫然,“证明什么?”

    黄昏沉稳的道:“证明我和你们都不一样,我能做到这个时代其他人无法做到的事情,因为我是一个穿越者。”

    吴溥更茫然了,“什么叫穿越者?”

    黄昏有些头疼,这玩意还真不好解释,沉吟良久,才道:“简单点说,我是从另外一个地方来的,再简单一点,你可以认为我是无所不知的全知者,是曾经站在高点俯视这整个时代的人。”

    关于明朝历史的知识还是过关的。

    吴溥也有些头疼,世间哪有全知的人,只道黄昏是为了掩饰身份胡编乱造,一时有些恚怒,我被如此看轻么?

    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盖棺定论的道:“行了,莫要再胡编乱造,我并不是那种卖友求荣的人。王艮认识你叔父,如今他已仙去,这应天府城芸芸众人,再无人知晓你身份,且放心在我家住下,若你叔父归来,你再自行抉择罢。”

    黄昏愕然。

    听吴溥的意思,他已经知道自己在大明的身份了。

    吴溥确实已经知道了。

    但他不能说。

    王艮说的没错,黄昏之叔母有大节,然而黄昏之叔父却不好说,若是归来也如解缙一般,倒也还好,黄昏可归家继续读书。

    若是归来如王艮那般有骨气,黄昏归家亦是送死。

    朱棣会清算的。

    登基之后,这天下会死很多人。

    黄昏沉默许久,“吴叔,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

    我自己都不知道。

    吴溥暗暗颔首,黄昏稳重谨慎之余,还极其聪慧,一点也不像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想了想,道:“昨日淮清桥下有人携两女儿及其府邸眷属投水,倒是巧了,那位投水的大义之人,汝止兄确实认识。”

    黄昏心思电转,“我也是投水之一?”

    吴溥点头,道:“应该是。你也别过于忧伤,她们的尸首已下葬,待过些日子风平浪静,你再去坟茔上香罢。”

    黄昏僵滞。

    1402年,朱棣进城后在应天府淮清桥投水的事,有书记载的只有一桩:黄观之妻。

    我是黄观的家人?!

    沉默许久,才叹道:“叔父不会回来了。”

    黄观也会投水殉国。

    可惜了。

    大明王朝唯二的连中三元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