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是的,这里是大明

何时秋风悲画扇Ctrl+D 收藏本站

    痛苦。

    言语无法形容的痛苦弥漫身心。

    安静。

    与世隔绝的安静。

    黑暗。

    整个世界都已失去颜色。

    从痛苦到安静再到黑暗的短短几秒内,黄昏眼前出现了这一生的细碎画面,有欢喜、忧伤、愤怒、哀愁……

    三十余年的岁月一闪而过,最终化成一声无奈叹息。

    肉身和灵魂皆坠入无尽深渊。

    ……

    ……

    噗!

    噗噗噗噗噗!

    吐水吐了个天昏地暗,感觉胆汁都吐了出来。

    迷迷糊糊中醒来,窒息的痛楚依然缠绕心头,因为缺氧过久,思绪昏沉四肢乏力,想睁开眼却又无能为力。

    我还没死?

    果然,老师没有骗人。

    好人有好报。

    被自己救的那个小孩子,应该没事吧。

    心里打了个寒颤。

    溺水的感觉……真不是恐怖两个字可以形容的。

    死亡太可怕了。

    耳畔隐隐约约听见儒雅的声音,“水吐了应该没事,与弼,待他醒来,你拿一套最大的衣服给他先穿着,等局势安定些,为父再将之送回家。”

    “好嘞,我这就去拿。”声音很清脆。

    儒雅的声音又道:“换了衣服后,先让他躺着休息,外面兵荒马乱的,你俩也别出去,唉……燕王大军怎么就打进城了呢,为父去找你王叔他们。”

    脚步声远去。

    吱呀~

    开门关门声响起。

    黄昏浑噩的思绪有些诧然,祖国正在伟大繁荣昌盛的路上,一切都会越来越美好,哪来的兵荒马乱,还能打进内陆城市?

    缓缓睁开眼。

    嗯。

    农家乐么,倒是少见的复古建筑,不算大的院子里,栽着几株梅兰竹菊,很是雅致,南面的厢房甚至专门有一间书房,书架上放满古书,满院的书香味,显得主人家极有雅气。

    角落厨房外面堆了一阶沿的木柴。

    院子里的地面,只象征性的铺了一条直通堂屋的青石板路面,其余地方全是干硬泥巴。

    很走心的老板。

    几乎算是很完美的再现了古代读书人家的住宅风貌。

    六月正酷暑。

    天穹毒辣阳光打在院子里,一切都焉搭搭的。

    黄昏缓缓坐起。

    还好。

    溺水的后遗症不厉害。

    只是回家后免不了要被老婆一顿埋怨,碎嘴自己爱多管闲事——说归说,晚上肯定少不了二两小酒几个小菜慰劳一番。

    毕竟做好事嘛。

    院子里安安静静,没有一个人影。

    黄昏有些气苦。

    溺水小孩的家长呢,我好歹救了你家小孩,别的不说,象征性的关怀一下我,让我感受一下当英雄的光辉很难吗?

    人啊……

    黄昏摇摇头,缓缓起身。

    站在堂屋门口,可以看见远处天空飘起的无数道滚滚浓烟,直上青天。

    起火了?

    为何没有听见消防车声音。

    这些年经济发展快速,尤其房地产,家乡小县城风貌一日千里,二三十层的高楼比比皆是。

    然而……

    触目可及之处,不见高楼。

    连二三层的自建楼都没看见一栋。

    我在何处?

    吱呀~

    堂屋侧面的厢房推开,一位十一二岁的青葱少年跨门而出,五官方正,穿着粗布长衫,长发分成两半,扎在头顶左右各一个发髻。

    貌似是古代十一岁到十五岁少年的总角发型。

    少年手上抱着套粗布长衫,看见黄昏,眉眼里都是温和笑意,“你醒啦?”

    笑容清澈。

    黄昏微微蹙眉。

    不是自己救的那个溺水小孩。

    话说,这家复古风农家乐真是走心,连老板家的孩子都穿着复古衣服。

    看服饰样貌,像是儒衫。

    应该是两宋或者明朝时期的。

    少年快速走过来将手中的粗布长衫递给黄昏,“你比我大,都束发了,已经是半大小子,我的衣服小,你凑合着穿几天。”

    黄昏闻言苦笑不得。

    半大小子?

    我可是八零后人,是已过而立之年的油腻男人,小伙纸你得喊我喊叔叔。

    嗯?!

    等等!

    黄昏看着自己的手,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处于溺水昏迷状态。

    手很白细。

    一看就是养尊处优没干活的手。

    这没问题。

    作为农村出身的八零后,黄昏比较幸运,家庭条件一直不错,打小学习成绩优异,父母宝贝一样供着他,没怎么做过农活。

    但……现在比之前更白,而且嫩。

    被水泡的?

    也便罢了,让黄昏不解的是,手足足小了一圈。

    是个青少年的手!

    我擦!

    泡了一场水,反而泡缩水了?

    仔细打量自身。

    黄昏有些懵逼。

    缩水的可不只有手,全身上下都小了个尺寸,又发现自己穿着复古的长衫,依然湿漉漉的,头发还极长,束了个发髻顶在脑袋上。

    果然是个半大小子。

    但这身复古穿扮什么鬼。

    少年轻轻黄昏推了一把,“发什么愣呢,赶紧去换衣服啊,将就穿几天,等几日打仗的安静下来,再去找你家人。”

    黄昏满脑子浆糊,怏怏着去了少年出来的那间偏房。

    清一色木制家具。

    甚至还有粗麻布制成的蚊帐,封建社会的落后感扑面而来。

    长衫不太合身。

    而且穿着别扭。

    来到堂屋门前,问少年,“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这是哪里?”

    得赶紧回家。

    少年讶然,对这个称呼略有不满,“什么小朋友,我叫吴与弼。”

    又道:“这里是莲花桥畔平康坊,是我家,我爹叫吴溥。对了,你家又在哪个坊,等过几日,我和爹把你送回去。”

    坊?

    坊是古代小区的意思。

    黄昏猛然打了个激灵,想起什么,莫非……

    急忙问道:“今年是哪一年?”

    少年唉声叹气,很有些小大人模样,“你被水泡傻了不成,连这都不记得了?今年是建文四年呐,不过这年号也到头了,上午燕王朱棣进城后,紫禁城那边燃起了一场大火,恐怕是那位年纪轻轻的万岁爷自己放的,不愿苟活,倒是有骨气,哎,真没想到,大好局势下,却这么简单的被他叔叔抢了皇位。”

    黄昏懵逼。

    建文四年。

    燕王大军。

    靖难?!

    这里是大明?!

    所以才没有高楼大厦,只有复古院子;所以远处才有浓烟滚滚;所以自己才会缩水成了个半大小子。

    因为是古代。

    因为永乐打进应天府了。

    因为自己穿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