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小插曲

茶夜淡Ctrl+D 收藏本站

    由于一整晚的震动声,英菲特并没有睡得很好,夜入三分,英菲特突然睁开了眼,他已经翻来覆去的很久了,索性不打算睡了,面前是艾尔莎熟睡的脸庞,红扑扑的。

    当时老师的要求是每个队伍睡一个帐篷,每个人都有一个睡袋,至于男女混住的问题,学校其实一直不太在意,在校内,只要男女想住一起,就可以向学校申请一间空宿舍。

    英菲特凝视着艾尔莎的脸,说不清的感觉漫上心头,英菲特忽然发现已经好久没有这么仔细地看着艾尔莎的脸了,回忆涌现出来:

    小时候的艾尔莎长得很可爱,所以有很多男生时不时地捉弄她欺负她,也没有人上去帮她说话,而那时的英菲特也刚被孤儿院收养,又因为和他一起乞讨为生的父亲刚过世,使得他很孤僻,难以入群,罗本斯他们虽然和英菲特同住一个宿舍,可一开始他们三个人一起玩,和英菲特之间互相不理睬,英菲特也就默默地生活着。

    但看到艾尔莎的处境,他顿时有种同病相怜的悲恸,所以他虽然没多大的胆量,可是在看到好多次艾尔莎一个人坐在地上哭,别的人还在边上笑的场景后,他终于忍不住了,他甚至感觉那些人就是在笑话自己。

    那一天他死死地护住了艾尔莎,不论谁踢他,砸他,嘲笑他,他都没有松开手,直到老师赶了过来,他才失去了意识,从那之后罗本斯他们也因为这件事对新来的室友十分佩服,开始认可了他,而和艾尔莎之间的友谊或者情谊也逐渐变得深厚。

    英菲特想着想着,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艾尔莎的脸,仿佛有所感应,熟睡的艾尔莎还向英菲特的手里挪了挪。

    “英菲特。”艾尔莎好像在说话。

    “嗯?”英菲特一位艾尔莎醒了,迅速把手抽了出来,脑袋一片空白,心里砰砰直跳。

    “我一定要保护你!”

    原来是说梦话。

    。。。。。。

    清晨,太阳的光从山脚向山顶爬去,山间清冷的风刮过,艾尔莎身体受寒,一个喷嚏醒了过来,结果一睁眼,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带着睡袋靠到了英菲特的怀里,英菲特的手也是伸了出来抱紧了她。

    艾尔莎此刻的脸也是红扑扑地,心也是砰砰直跳(为什么用“也”)但她没有立刻摆脱,反而是挪了挪头,让自己枕在英菲特的胳膊上枕得更舒服点,然后更向他怀里凑了凑,重新又闭上了眼。

    “孩子们!起床了!出发了!”德莫尔的声音很不是时候的响了起来,艾尔莎虽然强行闭着眼,但任何一个人走来都能看到她一脸的怒容。

    “英菲特!你干什么呢!”罗本斯第一个坐了起来,转头一看英菲特和艾尔莎居然是这么睡的觉,不禁没忍住,大呼小叫了起来。

    然后。。。帐篷的门帘就被心系学生的德莫尔瞬间拉了开来。

    场面静默,仿佛谁按了暂停键。

    “啊!对不起!”英菲特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结果发现半夜离自己一臂距离的可人儿,现在都快要亲到自己了,瞬间吓得跳了起来。

    回头一看,包括伦勃和洛宾,帐篷外的一帮人都用一种一言难尽的眼神看着他,眼神中有着“我明白”和“别解释”,当然,还有“草泥马”,而艾尔莎想了半天的桥段则是全被罗本斯毁了,她只能装作睡眼惺忪的样子,成了“唯一一个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人”心里却跟明镜似的明白谁是最该死的那个人。

    “咳咳,那什么!快去集合!都聚在这里干什么!”德莫尔也是很尴尬,他当时听到罗本斯大喊下意识以为出事了,艾尔莎和英菲特都是重点保护对象,他怎想到。。。。。这特么是不是太快了点!

    艾尔莎懵懵地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她一边装做什么都不知道听着室友们的描述,一边在心里给罗本斯送去了“死神的微笑”。

    “放开我!我要杀了那个混小子!我的小宝贝儿还没成年呢!他怎么能能干出这么畜牲的事!”德莫尔死死地拉住了气得胡须乱颤地老布怀,他知道这件事瞒不住,所以一直盯着他,生怕他有过激举动。

    “你别急,两个人或许就是晚上一不小心。。。对吧,可能什么都没发生。”德莫尔没什么词但还是强迫自己劝导老布怀。

    “你放你的狗屁,就是抱都不行,他还想发生别的什么事,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老布怀老脸通红,如果不是德莫尔死拽着,他真的早就把英菲特揍烂了。

    “你先冷静!你是暗中的保护人员,不能显身,这可是院长亲自定的,等下下个活动,我给你机会弄他,行不行!”老布怀还是比较敬服院长的,他停了下来,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

    “行,你看我不弄死他!”

    德莫尔终于松了口气,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提醒了布怀一下,走向了大部队。

    。。。。。。

    全队又出发了,但是此时队内上下的氛围有些诡异,到处在传英菲特搂着艾尔莎睡觉的事,德莫尔怎么也压不住,除非让精神系的魔法师来施展一次群体失忆的魔法。

    “怎么还丧着个脸,我会对你负责的。”艾尔莎故作大方的拍了拍英菲特的肩,想缓解一下一整早的尴尬,结果英菲特像小路似的跳开了,把艾尔莎晾在原地,恨地她直跺脚。

    “嘿嘿,莎婊”一个黄色披肩发白皮肤的女孩勾住了艾尔莎,“你看看,这就是你看上的男人,今天来跟姐妹们睡吧,嗯?宝贝儿?”卢宾·洛特里(寓意:光芒万丈的石头)罕见的双系三字天赋,她也是艾尔莎的室友,对艾尔莎尴尬的处境有点看不过去,上来安慰安慰她。

    “滚,那也比你找不到男人的要好!”艾尔莎一下拍开卢宾的手,恶狠狠的说到。

    “小婊子你说什么呢你!好心安慰你都不要。”卢宾也是一下被拍出了火气,大声骂到。

    “用你管!我自己能解决!”

    “好好好!”卢宾气极,连说三个“好”,“老娘自作多情,你爱咋咋地!”

    “快滚!”

    卢宾一甩胳膊就往回走,木兰妮和另一位室友佩琳·怀内德特(终身只饮水的人)上前想要拉住她。

    “都是朋友,你们这是干嘛呀!”

    “别特么碰我!”卢宾一把甩开,“老娘好心当成驴肝肺,你让这个小婊子去骚,去作,看她作到什么时候!”卢宾头也不回的走进自己的小队伍里。

    木兰妮和佩琳两边看看,对着艾尔莎欲言又止,叹了口气,回头去安慰卢宾去了。

    艾尔莎也继续一个人自己走。

    发生的这些事德莫尔其实早就看到了,他毕竟还是英菲特他们整个小队的带队老师,早上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后面肯定消停不了,但是他觉得英菲特要真和艾尔莎互相喜欢,那么就应该能解决这么点小事儿,至于女孩子之间的矛盾,嗯,掰扯不清楚,还是不要趟浑水的好,再落个两面不是人就不好了。

    但队里已经没有人敢再议论早上的事了,至少一年级的不敢,因为只要一被艾尔莎听到,这位一年级第一人就会拿着她的法杖直指议论者的面门,带着犀利的眼神。

    。。。。。。

    终于,队伍停在了一片森林面前,这片林子望过去一路朝上,沿着山壁直接涨到了更上面的平地,非常的繁茂。

    “孩子们,我们今天的游戏是森林狩猎,你们需要走出这片森林,并且在没有带队老师的帮助下猎杀一头魔兽,我先申明,每一位带队老师进入森林后都会隐藏起来,在你们没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他们将不会现身,给你们两天时间,这一次,每个年级第一名走出来的队伍奖励,每人奖励一件适合自己的魔器。”德莫尔看着学生们,他知道此话一出下面一定会炸开。

    果然如此,学生们一个个都兴奋地讨论了起来,魔器是很诱人的东西,每个学生用的可能属于同一类,但其实都不一样,且价格也不便宜,能够从学校这边拿一件,可是很赚的。

    而这件事学校管理层也是商讨过的,最后多数人战胜少数人,同意了游戏的内容和奖励。

    “大家休整一下,休息好了就以小组为单位向森林出发。”德莫尔眼看着拉不住这帮“猴儿”了,说了最后一句话。

    正当他也准备出发的时候,一个胖乎乎的手拉住了自己,德莫尔回头一看——布怀内特,顿时就捂住了自己的脑门儿。

    “你答应我的,在终点等他们吧。”老布怀一脸坏笑的说到。

    “你注意点下手轻重,我到时后要见到完整的人。”德莫尔拿他毫无办法,只能尽力提醒一下。

    “我明白,我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就特么因为是你我才不放心,德莫尔一阵腹诽,还暗自嘀咕了一句:“这么大年纪了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

    “你说什么?”老布怀眉毛一挑。

    “没,你玩好。”

    “哼。”

    英菲特小队也是在尴尬中走向了森林,他们也全然不知道什么在等着他们。

    。。。。。。

    一处地穴,伴随着铿铿地敲击声,传来了一道声音:“又死了一个?”

    “是的,大人。”

    “抛出去。”

    “是。”

    新一章奉上,希望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