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灵源出现,开膛破肚

破窮Ctrl+D 收藏本站

    见到这个模样的傲霜,尧逆羽感觉非常的心疼,他的王之召唤能力只能看到傲霜的身体外貌,却看不到她身体里面有什么,搞不懂到底是什么东西让她这样难受。

    于是他准备进入傲霜的体内去看看。

    就在这时,第一通道走来了几只妖兽。

    尧逆羽抬头一看,正是尤无灵,腾冲,梅如云以及白灵。

    白灵一路保护着尤无灵不被石块砸中,一边朝着灵气浓度低的地方走来,路上碰到了四处乱窜的腾冲和梅如云,耐不住尧逆羽的央求,就将他们一起带出来了。

    见到白灵,尧逆羽顿时有了希望,朝着梅如云身上跳去。

    在学院的时候虽然吸了一只牛类妖兽的血液,可现在已经过了6个时辰了, 他也无法变成牛类妖兽了,只好从梅如云身上吸点血,变成鹿类妖兽,在和他们进行沟通。

    刚出通道的梅如云就看到一个身无寸缕的少女在地上打滚,撞击地面,瞬间愤怒了,是谁对一个纯情少女做出了这种卑鄙下流无耻的事情,她一定要将凶手撕成两半。

    一边环视周围,寻找罪魁祸首,一遍脱下自己的衣服,朝着傲霜走了过去。

    此时怒火中烧的她,完全忘记了,这样一个少女,在神兽世界代表着至少宇兽的力量!

    走着走着突然感觉到腿上有点疼痛,却忍住了,依旧朝着少女走来,傻乎乎的询问道“你没事吧!”

    但傲霜哪里有精力回答她,只是一个劲的在惨叫!

    尧逆羽从梅如云的腿上足足的吸了两大口鲜血,足够他变身两三个时辰了,才离开。

    随便跑进一个通道,躲进了一个洞窟中,开始变成梅花鹿妖兽。

    他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梅如云被傲霜一把推开,飞出了十几米远。

    刚刚,梅如云发现和这个少女无法沟通,于是打算强行给她穿上衣服,现场可是还有两只雄性妖兽在呢。

    可疼痛难耐的傲霜哪里还顾得上穿衣服啊,她现在的想法就和当初梅如云在尧逆羽面前换衣服的想法一样。

    “我只是只跳蚤,不穿衣服又怎样”

    可她也知道梅如云是好心,所以只是将梅如云轻轻的推开了,可就是这轻轻的一推,都将梅如云推飞了十几米远!

    见此,梅如云站起来后,也不敢轻易靠近了

    尧逆羽变做的鹿类雌性妖兽也走了出来。

    尧逆羽的千变万化,吸的什么妖兽的血,就只能变为什么妖兽,并且他变化的模样和他吸血的对象不能相差太多。

    比如他吸的是梅如云的血液,就只能变成雌性的梅花鹿,而不能变成雄性的梅花鹿或者雌性的麋鹿之类的。

    白灵他们也发现了这只突然冒出来的鹿类妖兽,觉得有点奇怪。难道这只妖兽一直在修炼没有离开吗?

    尧逆羽没有犹豫,直接朝尤无灵那边喊道“白灵,你有没有办法救她”尧逆羽伸出他鹿蹄子指着地上疼的直打滚的傲霜!

    尤无灵看向白灵,白灵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一直梅花鹿妖兽了,自从离家出走之后他和白灵几乎是形影不离的,他认识的妖兽,白灵都认识,白灵认识的他应该也认识才对啊,但面前这只鹿类妖兽,他并不认识啊

    白灵没有开口,而是看向尤无灵,尤无灵立即明白了,白灵这是不想说话,于是问道“你是谁?她又是谁?”

    尧逆羽这才想起,自己现在变成了雌性梅花鹿的模样,尤无灵他们都不认识自己了。

    于是动用王之召唤,直接在身边聚集了数百只跳蚤,大部分的跳蚤此时都待在修炼洞窟这边,没有尧逆羽的命令,他们也每没有离开。

    然后他才开口说到“我是尧逆羽的妹妹,尧小羽,我哥和我说了你们之间的事情,还说白灵是一只实力非凡的妖兽,有事情就请她帮忙!”

    他可不敢直接说破白灵是灵兽的事情,白灵到现在还没有暴露身份,谁知道她有什么目的,如果破坏了白灵的好事,不要说救傲霜了,他会有性命之危!

    如果只是听这只梅花鹿的片面之言,白灵和尤无灵还有点怀疑,可是看到她居然能够命令周围的跳蚤,他们就放下了戒心。

    能够操控跳蚤的妖兽,就算是身为灵兽的白灵,都没有听说过,在奇山镇居然遇到了两个,要说他们之间没有联系,打死她也不会相信。

    既然是熟人,尤无灵也没有那么紧张了,关心的问“她怎么了,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白灵没有说话,只是用灵力朝着傲霜的身体触碰而去,在触碰到傲霜的一瞬间,白灵直接叫了出来“灵源!!!”

    而一边恢复过来的梅如云和腾冲则是惊讶的看着白灵,他们没有想到尤无灵肩膀上的这只小白鸟居然还会说话!

    “这少女是灵源??”尤无灵既震惊又惊喜的说道。

    以前他可从来没有见过灵源,也不知道灵源长什么样子,只从传闻中得知,灵源像一团气一样,并不知道灵源还能化为人形。

    白灵则是没有理会这个傻孩子,直接化为人形,人形对灵气的感知是最敏锐的,这也是妖兽们都要化为人形修炼的原因。

    再次释放灵力,触碰傲霜,然后惊喜的道“没错了,灵源在她的体内!”

    梅如云和腾冲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尤无灵身上的那只小白鸟惊讶到了。

    不仅是一只拥有灵智的小白鸟,居然还是灵兽,真正可以化为人形,使用灵力,奇山镇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灵兽!

    尧逆羽则是因为傲霜现在的姿势,感觉到脸红。

    白灵不经用灵力探测了一边傲霜的身体,居然还将她呈一个大字形固定在地上,以免傲霜乱撞,最最最重要的是,傲霜是正面朝上的!

    看到这个样子的傲霜,梅如云也有点害羞,想上前将手上的衣服盖在傲霜的身上!

    却被白灵喝道“别动!”

    她这才意识道,身边还有一只灵兽在呢,顿时吓的不敢动了!

    而他们身后的腾冲,在听到白灵说出灵源之后,就一动不动的盯着傲霜,连白灵化身为人形,他也没有看一眼!

    白灵这时才淡淡的说道“她误吞了灵源,却因为身体素质太差,承受不了灵源释放的能量,再持续下去,她的身体会被灵源撑爆的!”

    听到这话,尧逆羽的神色瞬间变了。

    傲霜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虽然在遇见傲霜之前,他也遇到了其他的跳蚤,比如小六子,比如老夫,并且和他们的关系都不差。

    但那都是一些普通的跳蚤,虽然有灵智,却还是只懂吃喝拉撒的跳蚤。

    不会像傲霜这样拥有非凡的智慧,还会为他出谋划策,并扬言要当他军事的跳蚤!

    而且,傲霜也是迄今为止,陪伴他最久的生物,他早就把傲霜当做是亲人了,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去!

    立即来到白灵身边,对白灵说到“我求求你,救救她,如果能救她,我可以答应你的一切条件!”

    白灵撇了她一眼,又看向尤无灵,淡淡的说到“想要救她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她还是有可能死亡”

    这个答案并没有让尧逆羽满意,他想要的是能够保住傲霜性命的方法,只要她不死,其他的都无所谓。

    看到尧逆羽犹豫不决的模样,白灵又说到“你要救她的话就尽快决定,她的情况很不稳定,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撑爆!我可不想被灵源给炸死!”

    看着傲霜痛苦的样子,尧逆羽的心也是一抽一抽的,虽然不确定白灵说的是真是假,但傲霜的样子的确是不太寻常。

    在学院里面他就知道了,妖兽吞食了什么天材地宝,是可以变强的,但承受不了天材地宝的能量,也会爆体而亡!

    时间不等人,尧逆羽立即问道“什么方法,有几层的把握她可以活下来!”

    白灵却没有直接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平静的说到“你知道什么是灵源吗?”

    尧逆羽摇头。

    白灵解释了一下“灵源,是灵脉的核心,只有灵源存在,才能诞生灵石,灵源是可以被吸收的。

    妖兽吸收了灵源可以立即成为灵兽,灵兽吸收了灵源,根据灵源的大小,有不同层次的提升,黄级灵兽提升到玄级灵兽,玄级提升到地级”

    说到这里,白灵停了一下,看了一眼地上的傲霜才继续道“但前提是,妖兽或灵兽能够承受的住灵源内的能量,一旦承受不住,便是爆体而亡!”

    尧逆羽没有想到,傲霜居然遇到了这么珍贵的东西,整个灵脉的核心之源啊。

    可是他却更加着急了,灵脉之源,那也是傲霜能够承受的起的吗,她之前可是一直连妖兽都不是的小跳蚤,突然给她一个灵脉的核心,她如何能承受?

    于是赶紧问道“那怎么办,你的方法是什么?”

    白灵看着尧逆羽说“方法就是,将她体内的灵源强行取出,转移到其他人的身上,让其他人来承受,如果有人能够承受这股灵源的能量,实力将得到大幅度的提升,如果承受不了,一样会爆炸,并且无法在转移!”

    “我来!”

    “我来!”

    白灵还没说完,立即有两个声音异口同声的说到。

    第一个,自然是尧逆羽,他和傲霜的关系最好,并且他拥有不死之身,也不怕灵源爆炸。

    就算他的不死之身承受不了灵源爆炸的威力,他心甘情愿!

    可是他这话刚说完,身边就想起了,嘈杂的声音

    “王,不要,你是跳蚤崛起的希望啊”这是陌生跳蚤的声音

    “老大,不要,让我来”这是点点的声音

    “王,你不能这么做,傲霜肯定也不希望你这么做”这是跳蚤同胞的声音

    “不,不要,老,大,我宁愿,爆炸!”这一句,则是傲霜的声音。

    她被白灵束缚着,却也听着他们的谈话,自然不愿尧逆羽为她冒险。

    他们都是用跳蚤频道说的,白灵等人并不知道。

    至于第二个声音则是站在尤无灵身边的腾冲,白灵几人都看向腾冲,没想到这个孤傲的家伙居然愿意干这么危险的事情,但白灵好不容易设的局,怎么可能轻易被破坏。

    冷笑一声“你们,区区两只妖兽,也想承受住灵源的能量?”

    尧逆羽和腾冲再次开口

    “我可以”

    “我可以”

    白灵直接怒斥一句“可以个屁!”

    他们关心的都是能不能承受的住灵源的能量,另一边的梅如云则是看着痛苦的傲霜问到“灵源被抽出来,她会怎么样?”

    尧逆羽这才想起来,还有这个问题没搞清楚,也一脸疑惑的看着白灵。

    白灵淡淡的道“开膛破肚,能不能活下来就看她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