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花儿谁来呵护 东扶桑西若木

岐黄鉴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章 花儿谁来呵护  东扶桑西若木

    “是吗?”慦焐听见她这样说,好奇地说道:“也许是我们接触的比较少,没能及时发现你哪儿不对,只是觉得你那样儿逗里慌!”

    “是那凤儿把你迷的吧?你就是不肯相信她变了吧?算了我也不跟你计较了……”“凤儿跟慦焐就不是一路人,怎么能配上慦焐啊!”她话没说完呢,教授不由自主得气愤道:“慦焐你可别嫌我说话靠前,你说你们都是入了洞房拜了堂的,她还能办出这种事儿来,嗯……”

    “看,你个老家伙,那壶不开提那壶。慦焐啊,你也别往心里去,你和凤儿好久不见,可能没想到她变成那样。不过她一个人闯到今天也不容易,可能你在她身边,她不会变成这样的。不过她待我们还是挺好的,就是她想你的时候,好拿我们几个出出气儿……”

    “爸爸,还没什么呢?洗手刷手再洗手这样整天反反复的,每天看见就想做噩梦。”

    慦焐听了他们说的话,那是对凤儿又恨又可怜。恨的是路是她选的,当初娲儿告诉他们思路决定前途。所以分手的时候凤儿义无反顾的走了她想走的路。可怜她的是,花儿就是要捧去呵护的,也许当初妥协一下退让一步,随她与左右稍加与提醒日久与影响,也许她不会变得如此的急功近利不可救药。但不是所有的花儿,都会随波逐流的,既然如此的不自重,任别人再怎么挽救呵护又能怎样?想到此慦焐看着墨镜老者,梦华,还有教授,无奈沉重地说道:“大伯,梦华,在这儿我替凤儿向你们道歉,说声对不起了!”

    “慦焐啊,你也不要太自责了。凤儿走到今天这步,我们也有很大的责任,我一个做教授的人,怎么也感化不了她,都是金钱惹的祸,他被金钱诱惑的走火入魔了。”

    “瞧你这老家伙说的!咱们走南闯北的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凤儿这样痴迷金钱的人容易被人利用掌控,我看那诸沃之野,正是看中了她这一点儿。而凤儿却不知不觉自以为是,反过来还想利用他控制整个《山海经》的经兽,她这是在玩儿火呀!”

    “大伯,教授。照你们这么说,怎么才能救凤儿啊?”

    “慦焐你可真天真啊!她都不自救,我们怎么救她呀?无可救药了!”

    “梦华说的极是。慦焐你知道,她把我叫唤过去干什么吗?她用金钱引诱我,想让我在你身边,掌握你的一举一动,好伺机窃取你每次是怎么用‘龙象幻形手’打那密码儿的呢!”

    “不见棺材不落泪,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诸沃之野露出本相,让凤儿一无所有。我看那诸沃之野,并不完全相信凤儿。”

    “老家伙说到点儿上了。最好的办法就是咱们赶紧离开《山海经》,这样什么事儿就没有了。”

    “大伯,这我们看到的《山海经》的表象,都是假的。”

    “慦焐你说的也许是对的,但你得让凤儿相信啊?”

    “那我现在就去跟她说。”

    “主人,你可千万不能去。”

    “你跟她说她就听了?她要是听你的话,还会跟你演那么一出吗?”

    “是啊主人!绑架我父母,逼我说出……”

    “谭维佳你说,这个凤儿啊,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算了吧慦焐你现在也便纠结了,云梦泽已通过语音传话,说他们那儿遭到怪兽袭击了,而且袭击异常凶猛,让咱们马上过去施以援手,咱们现在还是先救他们吧!”

    “主人,他们的目标很可能是三个孩子啊!”

    慦焐本来还在犹豫,听影儿一说方开始觉得害怕起来,只好和云鹏泽一同前往救援。

    “那老板他们怎么办呢?要不先找个安全的地方,暂时避一避。等你们先赶去救援,再来和老板他们汇合,你看这样可以吗?”

    “不行,既要救梦泽他们,也要保护好教授他们。就让他们和咱们一同前往吧。”慦焐这次和教授他们再次相遇,深切体会到‘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的深刻含义了。是以如此对谭维佳说。

    “这样来得及吗?”

    “鹏泽兄,你说呢?”

    “救援当然时越快越好,但咱们不能顾此失彼吗?那样岂不失去救援的意义?再个说了,这是不是诸沃之野的阴谋,咱们还不是很清楚……先谨慎前行便是了。”

    “大伯,教授你们怎么看?”

    “云教主说的非常好,只是……只是我们俩个老不争气的又拖累你们了!”

    “大伯,你怎么能这么说呢?鹏泽兄说得对,我们此次本来的目的就是救你们,现在你们才是最重要的。”

    “慦焐老弟,要不这样吧。你和影儿她们去救孩子们,我和谭兄弟护卫老伯他们,你看这样如何啊?”

    “大伯,你们看这样行吧?”

    “有谭维佳就可以了,你们还是赶紧去救孩子们吧!”

    “怎么?慦焐信不过为兄的吗?”

    “不是鹏泽兄,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想让去救孩子们。但是我仔细想着,还是你去为好……”

    “还是你去合适,老弟啊!”

    “你听我说鹏泽兄,你身为卺醍派一教之主,去了之后众弟子见了主帅,就有了主心骨了。况你又是孤甮派教主梦泽的哥哥,你们在一起合作打怪兽,那不正合了一句话‘打虎亲兄弟’吗!”

    “那你去了还‘上阵父子兵’呢!”

    就在俩人这样争执不可开交的时候,一轮曦日升了起来,挂在树上只听一声金鸡报晓。喜得谭维佳高兴道:“看来这次是躲过黄昏了,咱们不用再争执了,过了这黎明就是女儿国了。”

    慦焐听谭维佳一说,犹豫道:“谭维佳你确定吗?”

    “嗯,慦焐。上次是通过黄昏过的女儿国。这次是黎明,应该是这个地方,没问题的。”

    慦焐看了看跛足双煞和影儿,见他们没说什么。看着谭维佳和云鹏泽说道:“那太好了,咱们赶紧趁此机会过去吧!”“那还犹豫什么?”云鹏泽说完,大踏步的就向前迈,他刚迈出一步,只见一怪兽就向他扑来。他急忙闪躲退后一步,怪兽又不见了。“奇怪啊?”云鹏泽说着往前又迈一步,怪兽又出来了。他赶紧又抽身回来,那怪兽瞬即又消失不见了。只气得的云鹏泽好笑道:“感情这就是不让咱们过去吧?”

    听他一说,谭维佳道:“难道这是故意拦截咱们,好拖延时间,不让咱们去救援吗?”

    “应该是这样的。谁看清这个怪兽张什么样子了吗?”慦焐急着问道。

    “主人好像是三青兽!”

    “影儿你说是三青鸟儿?”

    “嗯,看着很像!”

    “那我上前试它一试!”慦焐说着便往前走,待他刚迈出前脚,这怪兽后脚儿就飞过来了,说也奇了怪了,当慦焐止住脚步,那怪兽像凝固了一样,在空中一动不动了。他借此机会仔细看那怪兽长相,果然是三青鸟儿,暗自道:“难不成是西王母在这儿?不对,这密码儿哪儿还有不对的地方?”于是哈呐喊道:“影儿,你往前走走试试,看看怪兽会怎样?”

    “知道了,我这就试试!”影儿一边回答慦焐的话,一边小心谨慎的向前抬起一只脚来。就去看见了急道:“哎呀影儿你那是干什么里唵?让你太空漫步里哦?没事儿,你胆儿大些儿就干儿里唵?”

    “哦哦哦。”影儿说着紧走了两步儿。这时候众人纷纷好奇道:“怎么怪兽不见了?”

    “是啊?怎么怪兽不见了?三青鸟儿被影儿吓跑了!”

    “主人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这我可说不好!”

    “慦焐你便逗俺们了哦!快快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看慦焐那个德行,就知道他又要卖关子了,真讨厌!”

    “看梦话说的,卖什么关子啊?我也是才悟出这其中道理来。”

    “那你还不赶紧趁新鲜说出来,好让大家一同品尝品尝!”

    “一会儿功夫儿,我又被你梦话说成厨子了?”

    “你慦焐真是讨厌,故意急别人是吧?你到底说是不说?”

    “好好好,我这就说昂,不然一会儿真的不新鲜了。你们看,东扶桑,西若木都是《山海经》记载的吧?而且都是与太阳有关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