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章节已被锁定

岐黄鉴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一十九章 欲樽斟酒 什么密码儿都有

    慦焐光着身子立在一处仙境,只是他那里知道他现在光着个屁股,心里还觉得美滋滋儿里不行里,身边无数的美女缠绕左拥右抱。卧榻在氤氲缭绕的仙台,那旁一棵千年盘曲龙游树,悬着两颗玉樽果,一樽复一樽的送到他嘴里,真真不堪受用。这时候只见张宏站在仙台下说道:“慦焐你看我是谁呢?”

    “你不是大长腿吗!”

    “好好说话!”一美人儿**的提着玉樽送到他嘴里,他刚要去喝,那玉樽变成了玉丘贴到他嘴上,他顿时觉得热乎乎的软酥酥的,一张嘴不断地牛初濡射到他嘴里,开始还觉得绵绵甜甜的,一会儿酸甜酸甜的晃似干红,只喝的他浑身发烫欲罢不能。

    张宏接着问道:“慦焐你说说《山海经》的密码是什么?”他刚要去搂那美人,那美人儿将他一推娇笑道:“说吗?”他禁不住说道:“是个‘沃’字儿!”他刚说完那玉樽就又来了,他看着那玉丘伸手就要去摸,只听张宏好奇道:“是‘我’字儿?慦焐你说的是我吗?”

    她抹着双乳兴奋的就要去喝,就听那美人儿撒娇道:“不着急,回答了他的问题,有的是时间吗!”他随即道:“嗯,就是你,就是你。”“就是我,不可能吧?哎,慦焐你看你头子上怎么长草了?”“头子上长草?”慦焐顺手去摸,果然摸到了两棵草,绿油油的。他笑着自嘲道:“头子昂不长点儿绿,那敢在社会昂混唵对唵吧唵?”说着便去抱那美人儿。“那你举个列子呗,慦焐?”“哎呀真是啰嗦,老影响我办事儿。我一会儿全说给你听,你可听清楚了,便再打扰我了昂?”

    “你快说,说清了,我保证不打扰你了。”

    “好,你可看清了。我头子上长这两颗草,身边三个美人儿,我站直了,脖子一歪,是个什么字儿?是不是个‘沃’字儿?”

    “‘我’字儿?那个‘我’字儿啊?”

    “是肥沃的‘沃’字儿,沃国的‘沃’字儿,这回明白了吗?”

    “还是不明白,举个列子吗?比如我在《山海经》的列子。”

    “这个好说……”慦焐刚要继续说,只觉得身子就像背负了俩座大山,被压得喘不过气儿来。就见那三个美人儿化作三个甘瓜,向自己飞过来,飞到他嘴边就向他嘴里送,他看到**又兴了,急忙张嘴。只见甘露不停的自甘瓜里流向慦焐的嘴里,他开始看见三美人儿扑向他,一会儿功夫儿干柴烈火的就酩酊大醉了。张宏看到慦焐头子上的两棵草,突然变作两座大山,顿觉不妙慌不择路的吓跑了。

    “看看咱们的主人,我说早点出手你不让,再不出手就误了大事儿了!”

    “早点儿出手,我父母的命就不保了。”

    “那你这样做对得起主人吗?”

    “有什么事儿等主人醒来再说,一切我会向他解释的。”

    “解释有用吗?”

    “那要不现在把主人弄醒,看看有什么补救的办法没有。”

    “怎么弄醒,你有办法吗?”

    等慦焐醒过来,云鹏泽上前道:“怎么没事儿了吧?”

    “鹏泽兄,我这是在哪里啊?”

    “主人你可醒了!”

    “主人,你总算是醒了,你知道吗?影儿她……”

    “跛足双煞,你们怎么来了?”慦焐看到俩活宝欢喜道:“一定是你们救了我,是吧?”

    “主人你還能顾上欢喜里哦!我们可急死了!”

    “是啊主人,那影儿为了救她双亲,连你都都琢磨上了。”

    “影儿?影儿来了?她在哪儿呢?”听到慦焐叫唤,影儿不好意思走了出来,然后跪拜道:“主人,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为了救我父母,才告诉她们对付你的办法。”

    慦焐见状急忙扶起影儿道:“这可使不得,你现在是君子国的国王了,怎么还能下跪与我呢?快快起来,你可折煞我了。”

    “慦焐,你永远是我的主人,那君子国王与我何干,我只不过想救出我的亲生父母罢了。”

    “影儿那你起来说话行吗?”

    “你不原谅我,我就不起来。”

    “原谅你?原谅你什么啊?你又没错,就算是有错,也是为了救你父母,你告诉我,我也会帮你的吗!”

    “可是……”

    “可是什么啊?”

    “可是,你已经把《山海经》的密码告诉他们了啊?”

    “我当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呢?不过,我对哈们说了点儿什么唵?我怎么一点儿也记不起来了?”

    “主人,你还说里,你也太好色了吧?几个娘们就把你搞定了,你也太不给俺们争脸了!”

    “是啊主人,一点儿定了也没有,把脸给俺们丢尽了。不是我临时加班儿,给你灌那甘瓜之露,让你喝醉睡着了,你保险被那娘们儿们迷得五迷三道的,什么也得秃噜秃噜的说出来。”

    “那是因为我事先告诉他们,把主人的水晶衣给脱了里过!你们不要瞎埋怨主人了行吗?没有水晶衣谁能抵得住他们的邪术?”

    “哦,我知道了!”云鹏泽看着慦焐欢喜不已。

    “哦,我也知道了,怪不得在那船上,你能不被那船夫引诱,而我和云教主上当,原来你是有这宝贝护体啊?慦焐你可不够意思啊?这衣服你得分享给弟兄穿穿啊?”

    “那个一定谭维佳,先说正事儿昂。不破不立,你们告诉我,我倒是说了些什么,咱们也好有个防备。”

    “也没说什么,你只是告诉他们,《山海经》的密码儿是个‘沃’字儿。”

    “是是是,你还被那妖女诱惑的,自怕人家不知道,对让说什么肥沃的‘沃’字儿,沃国的‘沃’字儿什么的。”

    “这还没说呢吗?那都是大实话啊!”

    “慦焐,那个密码儿‘沃’字儿,他们早就自我这儿知道了啊?”墨镜老者无奈道:“慦焐你也知道,我也是被他们逼的啊。”

    “大伯,你便着急。你忘了当时我跟你说的话了吗?”

    “记得啊!当时你对我说,我非要。你就说告诉我,对我没什么好处,我还不相信。现在到底是被你说中了啊!”

    “关键是老伯啊,你知道这个密码儿,这么长时间了,你研究透了吗?”

    “是啊,我光知道密码儿,可我怎么也悟不透啊?”

    “这就对了,老伯。你和教授光意者《山海经》是真里,所以你们悟不出来其中道理,这也情有可原。而那些人们,就凭哈们光想着发财的智商,一半儿人不相信。另一半儿人哈研究起来,我估计哈们研究里唵,连门边儿也摸不着儿。就像那武学里面的一句话,‘宁教你十手,不叫你一口。’所以说你们谁也便着急,问题的关键是,影儿,哈们一心挖这密码儿想干什么啊?或者说哈们是什么动机唵?你知道吧。”

    “像你一样,用密码儿来控制这里的所有经兽,好用来替他们挣钱儿呗。”

    “挣钱儿?哈们现在还缺钱儿里哦?影儿你是被哈们忽悠了,哈们是想为所欲为的没有反对者,这才是真。”

    “那我父母还被他们关押着呢,慦焐你说怎么办呢?”

    “你这孩子怎么跟人家谈判里唵?我把密码儿都说出来了,你也没哦把你爹和你娘救出来哦?”

    “他们的目的是如何使用这密码儿,你才刚说起来,就被不破不立给破了,所以他们正在气头上呢,哪里肯放我的父母啊!”

    “嗯,说的也是。不过至少现在不会伤害你父母的。”

    “那你父母被关到哪儿了?咱们去救他们。”云鹏泽问道。

    “救不了的。我在那里待过,没有水晶衣护体,进去就失去记忆了。”

    “怎么样?影儿说的就是关我,和我老板们的地方。我没有骗你们吧?不过要是水晶衣真的有你们说的那么神奇,咱们倒是可以进去尝试一番。”

    “你们说的那个地方,有那么厉害吗?有个名儿唵没哦唵?”

    “当然有名子了,慦焐你想知道啊?”梦华笑着对他说道。

    “梦华没事儿了吧?怎么俺昂吃饭的时候,看着你就和个机器人儿一样唵?”

    “慦焐你还耍存在感呢!你当初看到的根本就不是我,难道你连那么点儿小把戏也没识别出来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