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总却至极 陌生的熟悉

岐黄鉴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十三章 总却至极 陌生的熟悉

    那巨人被慦焐飞针点穴手封了气门,瞬间缩回原身。麒麟儿叼起哈甩将过来,三子到得跟前,手执桃木剑还要去敲他。慦焐急忙阻止道:“家伙儿,咱们已经捉住哈了,哈也跑不了了,你还打哈干什么唵?”

    “我就是打哈,我就是打哈……”家伙儿一本儿涕呼,一本儿拿着桃木剑狠狠朝他敲去。慦焐见状急忙拉住了老三子,这时他才看清三字一身的土,手上到处都是伤痕累累的。慦焐这时才理解,三子为什么这么记恨他的做法。不免又是心疼又是暗自诧异恨道:“这个张宏怎么能这样,对个孩子竟下得了如此的毒手,真是可恶至极!”但他对着这么多的人,也不能让三子再去打哈哎,况且若是这么姑息老三子,岂不助长他的作恶暴力倾向,反而对他的心理成长发育不好。于是无奈的吃力拉住三子道:“家伙儿咱昂吃来亏就算了,现在你才打哈,哈毫无还手之力,咱昂就让别人笑话里!”

    三字掉着眼泪说道:“爸爸,你看我这衣裳!”

    “嗯,木事儿!”慦焐说着拍打了拍打身上的土道:“家伙儿别着急,衣裳破了,爸爸再给你换身新的昂!”

    “家家怎么闹成这了?”二女上前急道。

    “还说里……”慦焐就要怪怨,想想还是算了。这孩子们不摔打摔打怎么能长大呢?这反而对哈们也有好处,成长总要付出代价!事已如此他责问张宏道:“像你这么大个大人了张宏,对哈这么个孩子,你也能下得去手哦?”

    “恩人呀,我不是故意的!”

    “恩人?你也便恩人恩人得了唵。孩子追你,莫你是跑个么儿里唵?咱们又不是没哦见过个面儿?”

    “见过苗大哥!”

    “嗯,贤弟,让你受苦了。”君子国王走上前来,打断了慦焐他们的说话,并对慦焐说道:“这位兄弟,你可否先将我张宏贤弟身上的针取出,咱们再从长计议,免得伤了他身体!听他还叫你恩人,你这样也非待友之道啊?”慦焐听君子国王一说,气不打一处来,还没发脾气里。宁勾儿上前嚷道:“伤来哈哪儿了唵?你看哈把俺弟弟打成么儿了唵?!”大闺女话一出口,那君子国王却视而不见,只在那里瞅着关心张宏。倒是伊人缥缈者过来看了看三子,毕竟母爱心所致心疼道:“老天,这孩子身上的伤这么多啊?大王你别在那儿愣着了,过来,你那兄弟也是可恶,怎么能对一个孩子如此呢?”

    慦焐听出了她话中的意思,想来说到底哈们俩口子,还是为了这个张宏。“看来哈们跟这个张宏关系果然是不一般!”慦焐心里这么想着,突然想起了这张宏不是跟影儿在一起吗?刚要问那张宏,云梦泽走过来看了看三子,安慰道:“小小年纪竟如此勇敢,伯伯喜欢!”三子却扭执的转身走开,哪里肯理会哈们。弄得云梦泽尴尬的看着慦焐说道:“慦焐兄弟,现在我们有要务在身,这样僵持着也不是办法啊?”

    “哎!你哪里知道,这个张宏……”慦焐想解释,知道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便对云梦泽说道:“梦泽兄长,我这就取针……”他话没说完,针已取出。

    “张宏贤弟没事儿了吧,身体可好?让你受累了!”君子国王关切道。

    等那张宏还没回话,慦焐故意问道:“张宏兄弟,当初我们离开君子国的时候,你不是和淼淼公主在一起吗?怎么现在不见哈了?”

    “淼淼曾和你在一起?”君子国王闻听的慦焐一说,急忙向张宏问道。那伊人缥缈者一转身也近到了他们身前急道:“淼淼怎么跟你在一起呢,她现在可好?”

    “噢,大王,淼淼公主的确曾跟我在一起,公主在我们君子剑客的,得力帮助下驱逐了,作恶多端的任我来,本想复国救出国王跟王后你们二老来,然后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团聚。谁知道……”

    “然后如何?”君子国王急着问道。

    “谁知道君子剑客们都被哈们消灭了,哈们还用僬侥剑吸走了君子剑的剑气。淼淼公主听说哈们去了女儿国,就想到女儿国寻他们问个究竟,谁知道公主竟一去不回了……”

    慦焐听哈如此一说,诧异的暗自道:“这人,怎么能这么乱说话呢?看哈这么一个滑头鬼,这么一张片片子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说里谁也是待听里,相信里哈不行。哼,这是又琢磨起我慦焐来了唉?总有一天,我着你张着两片嘴说不出话来,对你说!”果然不好,那君子国王急的问道:“你说里哈们是谁?”

    “那不是哦,就是哈们那一家子。刚才想用暗器封住我穴道,不让我说话来着。”

    慦焐一听怒斥道:“既然封住了你的穴道,为什么你一直还能说话?”

    “那是因为我,自个儿早有准备,已经化解了你的针法。上次你就差点儿,没用针扎死我,这次我跑也是怕你来害我。”那张宏故作义正言辞的反驳道。

    慦焐一怒之下,意念骤起,僬侥剑一声吟啸就要取他项上人头。君子剑顺势截击,紧接着一个斜刺,朝慦焐要害而来,僬侥剑急忙翻身拦截,毅然来不及了。慦焐怒火中烧两极相抗,一声霹雳惊雷反手云覆手雨,单掌划出将君子剑嵌入地内。看来这君子剑也不是一般兵器,要不然此惊雷之力非将其灼烂不可。单说那君子国王见此那里肯服,意念驾驭,又要将君子剑拖身而去,正好僬侥剑追了过来,一袭弧转划出象限,那君子剑再也不受苗天启的驾驭。伊人缥缈者见状,九曲盘龙木就要出手。云梦泽急忙拦道:“尔等如此打打杀杀,难道这样就能见到你们家公主不成?”

    “爸爸,你们上当了!”宁勾儿在一边儿急的喊道。慦焐闻听不禁‘哈哈’大笑道:“君子剑乃正义之剑,现在看来,简直太让人失望了,失望至极!简直是不分青红皂白是非曲折恩将仇报,偏听小人谗言,真是愧对君子这一称号儿了!”

    “君子剑客们一直和俺们在女儿国,俺们从来就没见到影儿姑姑,不信你们问问哈们。君子剑客,你们说说,是唵不是唵?”宁勾儿紧接着说道。

    “是的国王,我们一直跟随大哥来着,这一点儿我们可以肯定。”

    “他们说的影儿,可否是我们家公主?”

    “这个……大王反正是我们和大哥他们在女儿国,一直到这里,的确没见到淼淼公主。”

    “那君子剑客是怎么被你们杀害的?”

    “这个还是我来告诉你们吧!”慦焐急忙接过话来,因为哈知道,这段儿非常重要,若是说不好来,恐怕就解释不清了。于是他深吸了口气,控制住自己的怒火说道:“我想你们应该也清楚,淼淼是自小离开君子国的吧?”慦焐说完,看着君子国王和伊人缥缈者,等她们两个点了下头,才接着继续说道:“所以这,我们和淼淼刚来到君子国的时候,那君子剑客们谁也不认识她。君子剑客们便把我们都当成了敌人,这样我们才伤了君子剑客们。这回国王相信你们理解是怎么回事儿了吧?”他说完还是把目光直接盯在了君子国王脸上,看他如何反应。直到那君子国王会意的点了一下头,他便要继续往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