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寻找的现实与梦幻 惶恐了强忍

岐黄鉴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十七章 寻找的现实与梦幻 惶恐了强忍不安

    “这就说到一半儿了?”

    “对,再往前说就说完了,你现在就先给我一半儿的解药吧?”

    “好,那我就给你这一半儿的解药。” 那妖婆说着丢给慦焐一个红包,慦焐顺手接了过来,急忙打开一看,里面那有什么解药,分明就是空的红布布儿。他自忖道:“想来这是在梦里,到底中没中毒,看来是还在两可之间。”以是他吃紧用力翻身,想把自己从梦里弄醒。只听一人娇声娇气的喊道:“你吃多么大里劲儿唵?戳住我哦里奶了唵!”吓得慦焐朦朦胧胧里只觉软酥酥滑溜溜里,便问道:“你是谁唵?半夜三更钻里我被窝儿里。”

    “我是谁唵?你说我是谁唵?半夜三更里你吃冷梅打摆子里哦?你不睡觉,肯定是把我这奶儿,戳成乳腺增生,对你说你得给我看。”

    “还乳腺增生里,你不奶腺增生。你忘来中国有句古话了哦?”

    “什么古话唵?”

    “海纳百川,有容‘奶’大。你不包容,呢奶能大来哦?”

    “那我也往你奶昂打俩拳,你可便还手,看看你呢奶能大来唵吧唵?”

    “不用,我这奶不用大,小来正好儿。”慦焐说着想弄着儿灯看看,这人是谁唵。没想到这睁开眼,天已经大亮了,光听着门前轰隆隆的车响,急忙出去说看看怎么回事儿唵,就听孩子们急白白里喊:“爸爸,你还不赶紧过来看看,那人们给咱拆房子哦!”

    “谁这么胆儿大唵?大天白日里,敢给咱们拆房子哦?”等慦焐走出去才发现,原来是修道儿里,于是对孩子们说:“管哈们里哦,那是修公路里,着哈们犟吧唵。”

    “这街好好儿里,哈们就犟哦?”

    “傻闺女,你们还小里,什么也不知道,那是有钱儿烧里,旧里不去人民币不来,回来昂!便在那儿瞎杵着了唵。”

    “爸爸,哈们把咱这大门都犟了唵,上回是后头的房子,这回又是大门,咱们就保护不了咱们这家哦?咱们有没违法,凭什么这么对待咱们唵?”孩子们一嚷嚷不要紧,惊动了那君子剑客们,都跐溜溜得从楼上跑下来,非要去和那人们理论个究竟,慦焐一看这是闹不鲜气了,意念骤起来在了《山海经》。

    那君子剑客们纳闷道:“大哥,咱们怎么能受那气啊?”

    “受什么气唵?你们看到的都是幻象,知道了吧唵!”

    “爸爸,你干儿里唵不着俺们说哈昂?”

    “你们傻哦?打着儿人来怎么吧唵?”

    “怎么就哦打着儿人了唵?”

    “你看不见儿那铲车后头跟着一群人,谁出头儿光等着修理你里哦。”

    “那就哦眼睁睁的看着哈们胡作非为哦?”

    “那打死人是常有里事儿。让打死你来,你背小幸。你打死让来,你背大幸,知道了唵吧唵。你个老百姓,你能经起那折腾哦?咱昂还是安安生生里过咱昂穷光景吧唵!”

    “那咱昂哪家怎么办唵?”

    “咱昂又不是没哦吃过那亏,这世间有一种无形的道,在平衡着善与恶,你在这儿得到的,会着你在哪儿还会来的,你着什么急唵?”

    “那爸爸你说让耍不说理儿,修道儿图干儿里唵?”

    “算了唵不说了唵,说这些干什么唵?脏来咱昂里嘴。君子剑客你们看看咱昂到哪儿了唵?快到君子国吧唵?”

    “大哥,马上就到了。你看从这儿远远的就看到那山上的君子剑了。”

    “是吗?宁勾儿你们还记着君子剑里吧?”

    “爸爸,记着里。俺昂那时候是无意中碰到的。”

    “是黑啊家,我姐姐看星星看见里。”

    “君子剑客你们在前边儿带路吧,俺们也不认里道儿,你们在前头咱昂也走里快。”

    “爸爸,俺昂先飞过去看看。”

    “哦,起吧,老远里看着俺昂,你们可便飞里看不见俺们来。”

    “哦,俺昂不往远里飞。”

    看着龙凤翼腾飞而过,慦焐不禁想起了九儿,想想九儿现在怎么才能转到哈那个象限里,把哈找到里唵?也不知道影儿现在什么情况?在这《山海经》和哈们相处久了,倒想起哈们来了。

    “大哥你有心事儿哦?”

    慦焐听君子剑客这么一问,没哦心事儿也有来心事儿了唵,想道:“这要是真回了君子国,这君子剑客们只认君子剑,那影儿该怎么办哦?这总不能把僬侥剑给了影儿吧?就算给了哈,僬侥剑又怎么能听从哈的指挥呢?这还真是个麻烦事儿。”他想了想,知道对君子剑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便说道:“到了再说吧?”又故意转移注意力问三子:“三子你说你影儿姑姑,然儿弄么儿里唵?”

    “我影儿姑姑哦,哈肯定是当哈里国王里呗!”

    “当国王得弄点么儿哎?”

    “哈能弄么儿唵?吃饭、睡觉、醒来上外头转转!”

    “嗯,哈连遛遛狗,来回儿走走,兑里哈不行不行里!说不定回到宫里还和大臣们打会儿麻将里?”

    “哎,爸爸,我没哦说哈们打麻将哎?”

    “嗯,你没哦说,爸爸说里。”

    “爸爸,我二姐哈们回来了。”三子说完,只见龙凤翼在空中一声吟啸,折返下来。只听二怪喊道:“爸爸,俺昂哪儿也看不到君子国了唵?”

    “看不见君子国了唵?”

    “真里,不信你问我姐姐。姐姐你说是唵不是唵?”

    “嗯,爸爸,俺昂围着君子剑,转了好大一个圈儿,哪儿也找不到君子国。”

    “奇了怪了!那你们看见么儿了唵?”

    “什么也没哦家!”

    “君子剑客这是怎么回事儿唵?”

    “大哥,咱们还是快点儿过去看看吧,看看也许就清楚了。”

    于是一行人,急急忙忙的就往前赶路,那君子剑客们跑将起来。拐转弯儿后,只见前面诺大的一个都城,慦焐笑道:“看这不是哦宁勾儿二怪,白是你们在高阙儿看花眼来?”等哈们走到城前,只听那君子剑客道:“大哥,这不是君子国。”

    “不是君子国?那这是怎么回事儿?这是哪儿唵?宁勾儿你们飞到城头昂看看,那写的是什么国家唵?”

    “爸爸,俺昂刚才还往这儿转来里,这儿什么也看不到唵?”

    “是哦,那可真成来无中生有了。并管哈怎么无中生有,既然哈有了唵,你们先过去看看,那是个什么地方?”

    “哦,那俺们就赶紧飞过去看看。”

    “大哥俺们也跟过去吧?”

    “嗯,去吧。哈们也有个后援,你们在地阿,注意小心点儿。”

    君子剑客随着龙凤翼跟了过去,那龙凤翼飞到城头,缓缓稳住宁勾儿二怪细细看了一遍,就要往回返,城上突然乱箭齐飞,龙凤翼挥动翅膀把那些乱箭拍了回去,只听一声龙吟,龙凤翼水火齐放,喷到了城里。那城内号角阵阵,伴随着惨叫声,城头伤残死的士兵摔了下来。君子剑客见势不妙很快撤了回来,龙凤翼飞落到他们一行旁边,慦焐焦急地忙问道:“宁勾儿二怪,你们没受伤吧?”

    “爸爸,哈们能上到俺们哦!”

    “看你们便欢喜了唵,可不敢大意昂?知道这么危险,我就哦不着你们过去看了唵。”

    “君子剑客们情况怎么样唵?”

    “大哥,我们毫发无损。”

    “好,那就好。只是不知这是什么国家唵?怎么防范这么森严哦?”

    “大哥,这正常不过了,咱们冒然闯上人家城头,敌我不分,必然兵刃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