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防不胜防的自卫 谁心里到

岐黄鉴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十七章 防不胜防自卫 谁心里到底有谁

    龙儿看了看好奇道:“我说岐黄一扫,这又是几个意思啊?”

    慦焐料他不明就里,即在这个竖线上写道:“桥本怪兽一。”然后紧接着在竖线上头的两边儿,一边画了一个圆蛋蛋,并在那圆蛋蛋上自左至右写道:“天毒怪兽二,倭寇怪兽三。”写完瞬即在那竖下面两边儿,一边儿又画了一个圆蛋蛋儿,并在上面自左至右的标注道:“旋龟怪兽四,金乌怪兽五。”写完示意龙儿向国王解释。

    那龙儿看了慦焐所画的图线,紧张的看着国王道:“国主陛下,那岐黄一扫说你身上住了五个怪兽啊!”

    “那五个怪兽!”国王恐惧道。

    “分别是桥本,天毒,倭寇,旋龟,金乌这五个怪兽啊,国主陛下!”龙儿故作站站兢兢地说道。

    “那你快问问七煌,这病如何治好?”

    “是国主陛下!我这就问他。”龙儿看了看慦焐问道:“岐黄一扫,国主问你,如何治疗?”

    慦焐看着龙儿,用笔点了点事先早已写好的几个大字。龙儿走将过来看了又看,瞪着慦焐低语道:“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儿,敢在国主面前耍小聪明,别忘了我姐姐可还在她手里呢!”慦焐看着龙儿故意用手继续指着那几个字儿,然后示意他向国王说。那国王见龙儿他们在下面比量比划里,焦急疑惑道:“龙贵使可有什么问题不成?”

    龙儿听闻急忙回禀道:“国主,是有些小问题,不过不要紧,已经被臣下化解开了。”

    “那你还不快快说来,本王之疾如何疗治?”

    “欲求病除,还须夸父!”龙儿缓缓道出。

    “那还不速速将夸太医请来,共疗本王之患!”

    “可是国主,你忘记了那夸父还在大牢之中吗?”

    “一切与本王之疾为重,其它从缓,以后再议!”

    “是国主,我这就与那岐黄一扫协同去办!”

    “本王允禀,龙贵使速速去吧!”

    那龙儿回禀之后,拽上慦焐就走。慦焐自忖道:“这龙儿可真有一套,一句话就把我捎上了,这分明是怕我在国王面前有所言语罢了。”两人走出宫殿大门,慦焐迫不及待的就把那眼罩子扯下来了。龙儿气愤道:“谁着你扯下来了唵?看不见这儿四处都是国王的侍卫眼线吗?”

    “我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再打一仗。倒是你龙儿厉害,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双胞胎弟弟?”

    “嘘嘘……你小声点儿说行吗?”

    “这有什么可怕的?国王问起来,大不了你就说,那双胞胎弟弟也会看病,让哈给国王也看看病,把把脉何乐而不为呢,你说是唵办龙儿?”

    “我可真算服来你能扯了,早知道今日何必当初呢!”

    “龙儿你说什么里唵?把话说清楚,你以为我是愿意来这儿啊是里,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我就不该答应你这事儿,我提着脑袋来这儿帮你,你可倒好还埋怨起人来了,算了,干脆我不管你这事儿了,你看着办办!”

    “那你不管我姐姐,也不管孩子们了?我姐姐你不管也就算了,孩子们你也不要了?”

    “不是龙儿你几个意思?别忘来是谁从你头子上拿掉的僬侥剑?你这是记吃不记打唉?”

    “好好好,和你开玩笑里,你看你还真是不经逗,咱们赶紧还是去请夸父吧昂。”

    “你这么说还差不多,这夸父还是你说去请的,可不是我昂?我可对你说龙儿!便把我也扯进去。”

    “说么儿里唵,我不扯你我扯谁唵?”

    “你看你这小伙儿,可真算不准当,我如果真救不了你姐姐,到时候国王怪罪下来,你打着怎么着里唵?”

    “那咱们白是跑,还能怎么着里唵!”

    “那不管你姐姐里死活了唵?”

    “也是嗨?不过我相信你里能力,这么多给国王看病里,你还是第一个看着让国王,这么待见里,还是挺听你里话儿。哎,慦焐这国王到底得的这是什么病啊?我看你胡蒙乱画里,那是真里不成?”

    “什么真真假假里唵,我知道你得这么说,这真里假不了,假里真不了,这个具体得看结果看疗效!不是谁随随便便儿的都能胡编乱造的!你说我说里难道不在理儿噢?”

    “这理儿是这么个理儿,但咱们可不敢有半点儿闪失昂,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

    “走你里吧,看你说的把人还吓死来里,看快到牢房了,你想着怎么和夸父说啊?”

    “实话实说呗!”

    “哪哈要是不听你里,不跟昂你走怎么着唵?”

    “那哈敢违抗圣意,不听从国王里话儿哦?”

    “那你要是那么说,我也无话可说,我只是觉得哈要是不敢违抗圣意,哈怎么就住进这大牢里了?你说呢龙儿?”

    “你说的有道理,就是这么回事儿。这夸父秉性率真,一心光想着治病,这要是听说你给国王看病,哈敢贵贱不参与,说不定脾气儿上来,会执起气儿来以死相抗,到时候再费什么劲儿,这事儿恐怕,怎么也就不好弄了嗨!”

    “你才知道来哦?”

    “不过我想想这事儿,怎么越想越觉得怎么哪儿不对唵?”

    “神经兮兮里,哪儿不对了唵?”

    “这你明明把病也看出来了唵,你直接给国王用药不就行了哦?为什么还掺和昂夸父啊?你这居心叵测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唵?”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其实这个药我自个儿也能做出来,随便儿来个意念骤起,那不就把全部问题解决了哦,关键是这药得需要一味药引子,制作起来比较麻烦费事儿,靠给别人我觉得不放心,你不是说咱们要做到万无一失吗?不能有半点儿闪失吗,对唵办?所以我想着这事儿啊,只有夸父做比较合适。龙儿啊,你要是觉得夸父不行,你可以不捡找个别的谁谁的太医,来制作这个药引子算了,也不用在这儿一天疑神疑鬼里瞎盘算了,你就看着办办!”

    “看你这慦焐,我不是弄不清想问问你嘛?你说得对,那你说怎么去请夸父吧?”

    “我说哦?你肯听哦?”

    “看你这,既然我龙儿求你了,那肯定得听你的,必须的,你何不说来,我也好参考参考。”

    “要是依我之见,现在必须要让夸父做到,一心一意的专一,才能很好地练出这药引子来。”

    “怎么才能让哈做到这,一心一意的专一里唵?”

    “这个吗?其说难很难,说简单也相当简单。”

    “慦焐唵,你就便和我绕弯子了唵,直接说行不行唵昂?”

    “这可是你着我说里昂?你可便返过来又疑神疑鬼里怨尝我,最怕里是你便做着做着,把这事儿做到半截昂来了唵,你倒返桥啊,我可对你说咱们这身家性命,可都押到你这身昂了唵,便到时候把俺昂都卖来就行!”

    “看你说里那是么儿唵,你可小瞧我龙儿了,放心吧,你就只管说吧,便在这儿卖关子了。”

    “我卖什么关子唵?我要不是为了积德行善救你姐姐,我何必费如此大的周折啊?说来说去还白是为了你,你可倒好现在就耻笑起人来了!其实想让夸父做到专一很简单,只要你去让国王赦免了他的罪责,让他一家人团聚施恩与他,他肯定会聚精会神专一的,并且对咱们必然会有求必应的,龙儿这些你可否都能做到唵?”

    “这……”

    “你看结巴了不是?关键时刻掉链子,不过现在掉链子还好,我总算知道了,可以早做预防。免得真上了战场,我连输都输得防不胜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