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诅咒之剑 三道的意念

岐黄鉴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十四章 诅咒之剑 三道的意念

    “兄台见笑了,就这点儿小伎俩,不值一提。”

    “别兄台兄台的叫了,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你到底是谁唵?来君子剑国想干什么啊?”

    “我是君子剑客啊?兄弟我脑子有毛病,叫错了。”

    “我看你也不像大恶之人,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你还是回去吧。我们想走都走不了,你还不要命的往里闯,你这样人我可从来没见过。”

    “兄弟这怎么说啊?”影儿听他这话知道自己漏了馅儿,但却奇了。他竟也不为难人,单刀直入的往下说。令影儿疑惑而又尚存侥幸的接腔反问。

    “哎,你个外来人是真不知道啊?跟你说说也无妨,反正这一肚子气也没地儿撒。”

    影儿听人家一说,这回是彻底暴露了。但就是硬着头皮,不显原形继续装下去地说道:“咱们边走边说行吗?我还要去救人呢?”话一出口,暗自气道:“这不是不打自招吗?这脑子也是没谁了。”没想到君子剑客笑道说:“这人你是救不出来的。”

    “为什么啊?”影儿顺着人家的话就是个问。

    君子剑客哈哈大笑道:“你还是现了原形咱们好说话,这样装挺累的。”

    影儿听他这样一说,知道抵赖也无用了,只好倔强地说道:“好吧。”

    就在正要变回原形时,只听得城里面,紧锣密鼓的一阵敲打。

    “得了,你还是这样的好,免得一会儿人多来,再给我惹阿祸。不过你那个假人儿,你最好是弄木来,不然一会儿麻烦可大蓝。”

    “好吧。不过……”影儿话没说完呢,那君子剑客飞也似的向宫殿奔去。影儿见此慌乱之下拔腿就追,待到的城下,只见君子剑客已经围了一群。她不免紧张的就要东张西望,但还是强忍住,以免再生事端定神看来,这打扮长相看谁像谁,暗自叫苦道:“这可如何是好?肯定是被这货给骗了,管它呢,先混进去再说。”她这次学的能了点儿,也不说话就缓缓的走进了队伍。刚刚站稳脚,就听见一声大喊,吓得影儿心里咚嗒咚嗒一阵乱蹦,暗自骂道:“谁这么个二货啊,半夜三更打摆子,也不看看时候儿。”等她这心跳弄得好些,方听清楚原来是僬侥剑不知去哪儿了,那主帅暴跳如雷,说是国王有令一定要找到僬侥剑。说完竟指点她和一队君子剑客,去把白天抓来那个人压过来。

    影儿暗自叫好道:“踏破铁鞋无觅处,看来还得费点儿功夫。”强忍住心中喜悦,跟了列队领了火把向前走去。

    话说慦焐被君子剑客的主帅,使个法力一起带进了君子国后,竟被五花大绑的,蒙住眼睛压进了一处地牢。他心里先是一阵忐忑,等了一会儿方静下来。瞬间又焦虑不安起来,担心孩子们的安慰。黑暗焦虑等待无奈的反反复复。静,安静的出奇,安静的时间越久,越无法承受。悔,痛哭流泪懊恼悔恨直到累的昏睡过去。睡梦间恍恍惚惚的看见,娘在身边哭道:“傻小子,你受罪了。”慦焐故意靠住墙,怕娘看到说:“娘我木事儿,放心吧,你看我这不是好好儿留。”

    “噢,木事儿就好。你爹和你弟弟都来了,见哈们个面儿吧?”

    “嗯,嗯,嗯……”

    疼,再次醒来才知道什么叫痛。那不算疼,那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无助频死感。但是既然如此,那就开始想想怎么折腾出去吧?他一时起了意,就开始调整自己,深呼吸静下心来。再不行就默读:“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之,非志无以成学。淫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治性……”如此反复默念,以净其心方能意念驾驭随心所欲。之后他大喝一声开,以为绑着自己的绳索会自动松开,没想到是这牢房轰隆响了一声。“这是哪门子回事儿啊?”慦焐纳闷的自言自语道。忽然又听到像是有人说话,他急忙屏息静气侧耳倾听,像是宁勾儿的和二怪的声音。他心里一阵急促的激动和欣慰,再仔细听下去怎么没音儿了?“唉,这都幻听了,看来我是病的不轻。”慦焐暗自笑话自己。正在他暗自笑话自己的时候,突然又听到一声轰隆隆的巨响,“这回不是幻听了,看来我是真的没病。”他兴奋的用力靠了一下,身后的牢门。觉得腰间有了些许感觉,原来是站的久了,腿脚麻木了。“哎呀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瘫痪了呢。”他正侥幸自以为是的时候,猛然听见二怪说道:“姐姐,我真的是拔不动了,不信你来试试。”只听宁勾儿说道:“你再拔两下儿,你看那剑都活落了,快出来了。”

    “宁勾儿,二怪。”慦焐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是真是假了,先呐喊两声再说。“姐姐,我听见好像有人叫咱们,像是咱爸爸的声音,你过来听听。”

    “宁勾儿,是我。我是爸爸。”

    “爸爸,俺昂听见蓝。就是咱爸爸,快些儿,把那剑拔出来,咱们去救咱爸爸。”

    “姐姐,拔这剑有什么用唵,咱们直接去救咱爸爸不就是了。”

    “咱昂上哪儿救咱爸爸唵?”

    “也是哎,咱爸爸在哪儿连?姐姐你问问爸爸,怎么回事儿唵?”

    “爸爸,你在哪儿连?俺昂自么救你唵?”

    “我也不知道,我进来的时候,一直被蒙着眼,什么也看不见啊。不过刚才我听见轰隆的巨响,就能听见你们说话儿蓝。”

    “姐姐,我知道了。爸爸,肯定是在这山洞里,咱们拔剑的时候,把这山弄出个缝儿来,然后咱们说话,咱爸爸就听见了。”

    “那咱们吃紧拔剑吧。来我和你一起拔。”俩个孩子用尽浑身力气,只累得披头批脑的一身汗,也拔不出来。二怪噗嗤一声就涕呼起来,无奈地说道:“姐姐咱们救不出爸爸,这可怎么办啊?”“二女便涕呼了,咱们着龙凤翼拔拔,看看占唵办?”“嗯,龙凤翼乖,过来,你们咬住那剑,吃紧往出来拽,一定要把那剑叼出来昂!”龙凤翼摇了摇头说道:“放心吧主人,你们都感动的我们紧着哭里。能救主人的爸爸,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一定会尽力的。”

    “龙凤翼今天也说话了。”

    “嗯,哈们好几天没怎么说话了。”

    “我们怕影响你们的思路。”

    “哼哼!龙凤翼真乖。”

    “不多说了主人,救人要紧。”

    “好吧!”

    龙凤翼走上前来,先是龙嘴咬住那把剑,开始用力。等龙嘴受不了了,又换上凤嘴,龙凤翼连番几十次用力,都没能拔将出来。宁勾儿知道龙凤翼已经竭尽所能了,连忙劝道:“先歇歇儿吧,这样会累坏的。”

    慦焐在下面听到孩子们的努力,想到说:“宁勾儿算了,这样会要了龙凤翼的命的。这剑可能是受了诅咒,你还记得水晶丘里,影儿父母的遭遇吗?”

    “爸爸,你是说这剑是影儿阿爸爸里?”

    “嗯,应该是。哎,对了。你看看这山周围,有没有一颗梅花树?”

    “爸爸,你说得对。俺们就在梅花树底阿里。”二怪应声说道。

    “那就对了。你们也便瞎折腾蓝,你们让龙凤翼歇歇儿,然后四处找找君子国的路,从山洞口进来救我吧?”

    “爸爸,你万一有事儿怎么办唵?”

    “二怪,爸爸没事儿,放心吧。”

    “爸爸,我不走。”

    “听话,你不走,在这儿瞎耗费时间木用,知道蓝办。二怪听话,和你姐姐赶紧走吧。”

    “二怪,要不你在这儿守着。我和龙凤翼去找找,一定能救出咱爸爸的。”

    “宁勾儿,千万便。二怪自阿在这儿不安全。”

    “木事儿爸爸,我有篮篮儿,想要么儿就有么儿。”

    喊得慦焐声嘶力竭,又急了一身大汗,无奈的暗自想道:“为了救自己,连孩子们也贴进去,这不是遭罪吗?这该怎么办啊?”她越想越急,知道说孩子们,现在哈们也听不进去。不如……不如先编个瞎话,糊胧糊胧哈们,以防孩子们再为了救自己胡乱涉险。主意已定便故作高兴地大声喊道:“宁勾儿,二怪。我木事儿蓝,你影儿姑姑来救我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