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醉里酣畅又几回 可料尽兴却是

岐黄鉴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十八章 醉里酣畅又几回 可料尽兴总是悲

    “爸爸,我想说大人国。但是这明明是在小人国,我又怀疑我对这个字儿的理解。你看我说的在门儿唵不?”

    “二怪分析的极是,非常好!奖一个。”

    “嗯,这个字儿像天少一横,像大头子歪。对了爸爸,这应该就是你说的形夭无千岁的夭字,在这儿正好暗示僬侥二字吧?”

    “嗯,这样说应该是无疑了!这就是所谓的刑天,这一无头公案应该在这儿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了!”

    “但是,爸爸这又如何理解啊?”

    “宁勾儿,这就是所谓的象限!也就是平面几何和立体几何穿插的结果。好了这个问题越解释你们越迷糊,还是暂且搁置不提。先问问勃龙,既然咱们认出了这个字儿,然后该怎么办了?”

    “吆,那这精卫填海,夸父逐日又怎么解释啊?”

    “影儿这个问题,以后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现在我就是告诉你,你也不会相信和接受的。再个说了,这《山海经》里面的故事多了,只要我们经历以后,会逐一显露出来,到时候我就算是不这样苦口婆心婆婆妈妈的拌烦,你也会恍然大悟的。所以说别着急,慢慢儿来行吧!”

    “爸爸,我的奖励呢?!”

    “爸爸早给咱们了,你看看?”

    “嗯!好看。”

    “宁宁,奇奇你们就这么不喜欢我给你们的鞋啊?!”

    “不是的,影儿姑姑!就是……”

    “影儿姑姑,这鞋穿着挺舒服的。但是俺们穿上觉得别扭。”

    这时候,勃龙上前告诉了慦焐,知道了这个字儿以后,该如何向前进行。慦焐听后看着影儿说:“你那翁鞋是极珍贵的限量版,孩子们舍不得穿,怕弄坏来再也没有了,所以哈们才珍藏起来知道了吧?别纠结那事儿了,快过来办点儿正经事儿!”

    “你说的是真连假连,有什么正经事儿啊?看把你急里……”影儿说着走了过来。慦焐将勃龙的话对她说了一番,影儿听了轻快地许诺道:“我当什么事儿,这还不容易。什么也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就看你的了。”

    “没问题!”影儿说完,轻轻飘了起来。只见她手中握着已蘸好的赤砂白芨狼毫,在那个方凸篆书字上,慢慢顺势描了出来。

    “好!”慦焐一声呐喊。影儿轻轻落在身前骂道:“看你那神奇劲儿,没把我吓死来,这么长时间了,还没见你这么精神过!”

    “是因为我看到光明了!”

    “是啊!可真神奇,我刚把那个字儿描完,你看洞里一下晶光闪闪流光溢彩好不可爱啊!”

    “嗯!影儿啊,你可真是功不可没!”

    “爸爸你看。”勃龙指着脚底下对慦焐说道。

    慦焐正在兴头上,听勃龙指引顺势一看,只觉脑子里像炸雷一般,轰得茫然不知所措。待他定神看来,只觉咽喉剧痛胸内憋闷,惶恐焦虑吸不上气儿来。

    别说我不在意

    生命中能有几个你

    挺住了是个人

    错过一刹那的缘份

    永远成了野鬼孤魂

    在那每个福尔马林浸泡着的器皿

    一到十个月的形体 以及

    心 肝 脾 肺 肾

    狰狞 阴森

    恐怖 啼愤

    喃喃牙语喊着

    一一爸爸

    那声音划破暗黑笼罩的天空 震耳欲聋

    我的十指开始妖化 俨然一个恶面罗刹

    一梦恸醒 泪如雨下 谁是我儿 我是

    谁的爸爸

    梦境中那似近而远似冥非浑

    闪电般 若隐若见 狠狠地 凿戳着

    我的心门

    “这水晶下面原来是如此的不堪。”影儿话一说完,重重的给了慦焐一拳。慦焐只觉阵阵作痛,然后憋出酣畅淋漓的一场大汗来,方觉胸前舒缓了许多。孩子们一阵惊讶的呐喊,慦焐急忙阻拦道:“爸爸没事儿,你影儿姑姑做得对着里!”

    “我看你这心魔,不是光卿卿我我这么简单!所以你需要鞭策,鞭策鞭策你你就好受了!”

    “是是是!”慦焐嘴里虽然答应着,可这舒缓顷刻又被眼前景象淹没,他只好深吸一口这世间的浊气,催动丹田五脏之气化为阳刚之气凝练于掌,一式通玄掌狠狠地向水晶地面连连砸去。孰料那水晶地面就像一张巨大的网,数次被弹了回来。而那里面的娃娃们,好似被这掌力震得烦躁不安愈发难受。

    勃龙急的喊道:“爸爸,你这样只会伤到哈们,是救不了哈们的。”

    “那怎么办,你有好法儿?”慦焐心急如火的问道。

    “我没有办法。只是每次那些巨人们来了,都会用哈们自己的血,重写石头上的那个夭字儿,这水晶罩自己就开了。”

    “奥!原来如此。那你们就是趁着这个机会跑出来的是不是?”

    “嗯,就是。”

    “那你们在哪儿藏着里?”

    “爸爸,那你们跟我来。”说着勃龙勃虎勃文在前,慦焐紧跟其后。

    “爸爸,这娃娃们这么可怜,你不管哈们喽?”

    “管,二怪爸爸能不管奥,现在这不是正想法儿留,先跟昂勃龙看看再说。”

    “那,俺昂和姐姐在这儿看着占唵办?”

    “奥,那你和你姐姐,三孩儿还有你影儿姑姑先在这儿等着吧!”

    “爸爸我跟昂你们。”

    “好吧,那三子你就跟昂俺门。”

    于是几个人很快穿过水晶地面儿,慦焐看着那些地下的娃娃们,心里又怜又恨又急,但现在只能沉住气默默跟着勃龙他们。

    “到了到了,爸爸。”勃龙欣慰地说道。

    “在什么地方?”

    “你看,半山腰里。”

    “什么?”

    “奥,在这山洞的半山腰里。当时那巨人们争抢吃我,不小心把我扔到了那上面儿。”

    “奥,那你怎么上去啊?”

    “我们飞上去啊!”

    “奥,家伙儿来?”

    “我有麒麟儿,还怕上不去!爸爸你怎么办奥?”

    “我自有办法儿,你们先上去等着我就是。”

    “爸爸,你占奥?”

    “说么儿连,放心吧!”慦焐见孩子们已经到了半山腰的洞口,便嘱其往里走藏好,藏到安全的地方。然后龙象幻形手,一式冷月回魂斩凿出梯蹬随即攀爬上去。

    “爸爸,你费这事儿干什么安?我让麒麟儿把你拖上来不就行了吗?!”

    “爸爸是为了对付贰负之臣和危!”慦焐话音刚落,只见一双怪兽突然呼啸而来落在崖前。

    “爸爸这就是我对你说的那两个把门将军——双双。”

    “我知道了勃龙。”

    “双双,这是我爸爸。不要伤害他们。”

    “他是你爸爸?”

    “嗯。”

    “你这个爸爸厉害,在这儿也能找到你。”

    “爸爸,哈就是上回攻击咱们的三青鸟。”三子说完,麒麟儿一个猛扑冲了过来。

    那三青鸟只是一味躲闪,并无丝毫对抗出击之意。慦焐心里纳闷儿,难道哈是顾及勃龙的情谊不成?不可能,这怪兽们向来凶残至极,今天这是怎么了?奥,慦焐好像突然明白了,急忙喊道:“三子先停下来。”

    麒麟儿一个急刹车,“爸爸怎么了?”三子问道。

    “你看不出来这三青兽和以前不一样吗?”

    “有什么不一样啊?”

    “以前的三青兽见到咱们,那是凶恶至极先下手为强,无所不用其极唯恐不能得手。现在你看看它,无论你怎么攻击,它根本就没有丝毫还手的意思,这和以前的怪兽一样吗?”

    “哎,是啊。我说怎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了。”

    “嗯。《山海经》记载说贰负之臣曰危,然后紧接着就说,贰负和危……这段儿话很有意思,我仔细想来其实这贰负就是危,危就是就是三青鸟,就是三青兽双双,就是……”慦焐话未说完,那双双马上隐去不见了。

    “爸爸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想来可能是遇见故人了。”

    “爸爸,你说的危是什么东东啊?”

    “危就是个长着尾巴的大怪兽。”

    “我怎么没见过?”

    “你见过了,爸爸在山下凿梯蹬要上山,你在上面要下山你说危险不危险?”

    “上山容易下山难,就是危险。那和危这怪兽有什么关系啊?”

    “你啊还小,慢慢儿长大了就知道了。就算爸爸现在对你说你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