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变得那么局限 别说 是柳罐

岐黄鉴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十七章 变得那么局限 别说 是柳罐

    “僬侥洞府?”

    “爸爸我只听他们说僬侥两个字儿,后面的就弄不清了。”

    “这门怎么进啊?”

    “说来也怪了,以前这是有两个把门将军里,叫双双的。今儿个怎么突然不见了?”

    “你是说原先这儿有两个看门儿的?”

    “嗯,可厉害了。不过我在这儿久了,和他们混熟了,哈们还和我玩儿里。”

    “白是见俺们来了,把哈吓跑了!”

    “三子你厉害,你见过那双双长得什么样儿啊?把哈吓跑了,真来来还不一定谁把谁吓跑来里!”

    “自从跟着爸爸来,见得怪兽多了。有什么害怕的,是安不是安大姐!”

    “嗯,嗯,嗯家家厉害!”

    “家家,宁宁你给他取得名字啊!好听,以后便听你爸爸那么瞎叫了。”

    “影儿姑姑,给俺们换对鞋呗?我大姐二姐穿着那鞋也不对劲儿,难受死了。”

    “吆,这老三子可轻易不张口求人的,今天可开了金口了。”

    “什么进口啊?”

    “我们要家乡鞋就行。”

    “什么乱七八糟的,看我早给你们换了。”

    “爸爸,你看这鞋奇奇怪怪里!”

    慦焐听三子一说,稍微蔑了一眼。知道影儿认识的局限性,她也变不出能让孩子们如愿的鞋来,不过这样也正好可以体验一把当时原汁儿原味的的风俗,未尝不是一件幸事。就索性对孩子们说道:“你们凑活着瞎穿吧,什么时候穿破来,爸爸再给你换如何?”

    孩子们听了他说的话,你看我我看你便不再言语。这时候勃龙已经将门打开说道:“好了,终于可以回家了!”

    “可以回家做作业了吗?”老三子一头扎进去道:“我去,还白是一个山洞!”

    众人跟了进来,只见勃龙站在中间,向墙上的一个方凸直直的盯着,良久回过神来伸手说道:“你们看,那块突出的石头上,好像有个字儿。我就是不认得,不知道你们看看知道什么意思吗?”

    大家伙儿听勃龙一说,好奇的赶紧走了过去。

    “我认里,什么字儿啊?”三子兴奋地往前凑,看了半天埋怨道:“洞里太黑看不清!”

    “看不清,不认里吧?”

    “二姐你认里你说说。”

    “我也看不清楚。”

    “就是看不清楚。”

    “你看,大姐也说看不清楚吧。”

    “影儿看看呗?”

    “这个不好说!”

    “几个意思?”

    “这个字儿写的时候,混了赤沙白芨,时间久了脉络不清晰了,再加上洞中或明或暗这个字儿时隐时现的,仔细看来倒像个人影!”

    “人影,那不是个字儿嘛?”

    “是啊!是个人字儿的影子。”

    “你可真会扑风捉影的匪夷所思,那你看他像个怪物不像?”

    “哎,你还别说。还真像……”

    “像个人妖。”影儿话一出口瞬而悔悟道:“好啊,你个闷葫芦。感情是在套我的话儿啊!”

    “套你什么话儿啊?你有什么话儿瞒着俺们不成……”慦焐笑着说道:“想来你只不过也是一知半解的瞎猜疑!”

    “影儿姑姑,你能不能把那字儿给我拍下来?那字儿有点儿高,俺们看不清楚。”

    “好吧。怎么拍啊?对我说就行。”

    “你看,我把手机设置好了,你只要对着那个图案,摁一下这个圈圈儿就行。”

    “好吧!”

    “哎,你慢点儿。手机上看着清楚了才摁那个圈儿!”

    “奥知道了,宁宁!”说着影儿摁了下去。只听咔嚓一声,影儿随机飘了下来说道:“嗯,看着挺像!”

    宁勾儿接过手机,几个孩子争抢着围了起来。

    “勃龙你看看是不是这个字儿?”

    “爸爸,我看见了就是这个字儿。”

    二怪扑哧一笑说:“爸爸,这是个字儿嘛?”

    “是啊,俺昂没学这样的字儿。”三子附和的说道。

    “爸爸这又是个隶篆吧?”

    “这是篆书。我先不告诉你们这个字儿念什么,你们看看他像什么?”

    “像什么?”

    “随便想象,大胆的想象。”

    “爸爸,胡编乱造也行?”

    “越胡编乱造越好!”

    “还有这么带孩子的啊!你可小心把孩子们带歪了。”

    “你看我是那样里人奥?”

    “爸爸这是个人啊,胳膊张反了吧?”

    “家伙儿说了一个,奖鸡儿腿一个。”

    “这也行啊。爸爸我不要鸡儿腿!”

    “那你要什么?随便说。”

    “把我的鞋给我换换呗?”

    “看看脚昂。”

    “我喜欢!”

    “爸爸,我可以说一下吗?”

    “当然了,勃龙你说。”

    “这人歪头歪脑的。”

    “恭喜勃龙,你想要什么?”

    “我也要他那样的鞋。”勃龙指着三子不好意思地说。

    “没问题,看你脚上。”

    那俩个娃娃见勃龙穿的鞋煞是羡慕,急的争抢道:“爸爸,我们也能说一个吗?”

    “当然可以,不过……”

    “怎么?俺们说不得?”

    “不是,你们俩个跟随我们这么久了,也没顾上给你们取个名字。觉得怪对不住你们的,现在给你们取个名字你们愿意吗?”

    勃龙机灵的捅了一下身边的两个娃娃,那俩个娃娃心领神会的大喊道:“愿意愿意爸爸!”

    慦焐看着俩个娃娃,怜悯的把他们拉在跟前说:“你们俩个谁先遇见勃龙啊?”

    “我先!”

    “嗯,看你长得比勃龙还瘦小,在勃龙之后,排行第二。就叫……”

    “就叫二龙吧?”

    慦焐听影儿兴奋地叫嚷,笑着说道:“事儿奶没白跟着俺们,学会起名字了。你怎么就知道我给他取这个名字了?”

    “我当然知道了,你看你家老二排第二,你就叫她二怪了。那不叫二龙叫什么是好?”

    “小名儿可以叫二龙,我给人家取的是大名,当然不能随便瞎叫了。乖乖,你就叫勃虎吧?愿意吗?”

    “嗯,愿意愿意!”

    “好,那你说说你想象的这个字儿,长得像什么?!”

    “那人头子像柳罐!”

    “罐头,嗯可以。你要什么啊?!”

    “我也要……”

    “好,怎么样?好看吗?”

    “嗯嗯!”

    “好了,来剩下你了最后遇见的勃龙是吧?”

    “嗯,爸爸。”

    “你就叫……”

    “勃豹。”

    “哎呀!”慦焐笑着看看影儿说道:“不带你这样心急的,还让不让人说话了?!”

    “怎么,你这是嫉妒我又说对了不是!勃龙,勃虎,勃豹听着多好听啊?!我想你肯定这样想的。”

    “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我实话对你说,我打心眼儿里就没这么想过。再个说了这勃豹听着多么咬嘴啊?!”

    “那你想让他叫什么名字?”

    “好了,你别瞎搅和了!”慦焐说着把娃娃拉到跟前,对他使个怪脸儿道:“小宝贝,真可爱。你就叫勃文行吧?!”

    “爸爸,这名字我喜欢!”

    “嗯,喜欢就行!那你能给爸爸说说这个字儿吗?”

    “嗯‥…这个字儿像爸爸一样怪怪的,是个欢头。”

    “好,算一个。奖。”

    “这也行?”二怪禁不住看着慦焐说。

    “当然了。”说完看着勃文道:“奖个什么给你好呢?”

    “我也……”

    “好说!看看,说还能穿上这称心如意的新鞋呢?”慦焐说着故意冲着影儿抬抬脚。

    “充吧!”

    “那是!看你变得鞋,孩子们都抢着穿我变的鞋。怎么样?不服气你也说一个?”

    “我不是说了吗?”

    “你说了什么?”

    “人妖啊?”

    “看看,还说我把孩子们带坏来,你这词儿就少儿不宜。这个不能算。”

    ‘好吧,算让你一回。我再说一个,说一个……大长腿,怎么样?’

    “这个不免也有点儿少儿不宜。”

    “你看,我说什么你也能找啊借口。”

    “不过,勉强通过吧。”

    “还勉强通过,你不说胡编乱造也行吗,说话不算话了?”

    “嗯,很好!非常通过。”

    “这还差不多,不过我不要你的奖励,我要你答应我个条件儿。”

    “又讲条件儿,我可没功夫和你瞎啰嗦。你要奖励就要不要奖励也得要,这就是我的条件儿。”

    “胡搅蛮缠了不是?”

    “胡搅蛮缠才是你里。”

    “爸爸,你们别嚷了,还让不让俺们说呢?”

    “说说,可得说呢!现在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