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慢慢的 慢慢的 揪心的是你还是

岐黄鉴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十章 慢慢的 慢慢的 揪心的是你还是我

    “还用解释吗?”

    “你不打‘凤凰’字诀,过不了这个坎儿。‘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不会连这个道理也想不通吗?什么事儿,别人也告诉你,你觉得这可能吗?”

    任慦焐一堆火山如何的爆发,影儿话一出口立马凝固在这个‘理’字上。其实他也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凿冰寻针那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是以刚才扭执于西王母‘道’字诀的错误,苦恼纠结无法排遣。虽然影儿如是说,但慦焐总隐隐觉得她始终有问题,不敢全信其所说和所做。一时又窥察不到其真实用意,找不出明确的借口,只会直肠子的一味撵她走。想来是为人处事有了问题,索性顺其自然道:“既然你非要跟着,那就跟着吧。”

    “这还差不多。不过……”

    “不过什么?”

    “别以为,我非粘着你。我怕有一天,你得心魔再犯,到时候就算你百般痛苦难受,都没个人儿理你。”

    “你这是趁人之危,想捏软柿子啊?”

    “随你怎么想吧?”

    慦焐听她一说,不免一阵莫名的失落。加上走出《山海经》的心一直张着,也无暇再多说什么,只顾四处搜索查寻勃龙的下落。急着问三子:“飞儿找到哈了没有?”

    “找到了,找到了。”

    “找到了,找到了。”

    “嗨,光知道跟着我学,你个三目怪。”

    “在哪儿连?”

    “打起来了。”

    “什么打起来了?你个三目怪学不清话儿啊?”

    三目怪扑楞着翅膀就是个飞,慦焐急的就是个追。

    “到了,到了。”

    “哪儿来?”慦焐老远里听得似兵器打斗的声音,飞奔纵跃到一块大石头上,只见不远处一个山洞,洞上赤砂篓雕‘小人国洞’四个大字隶篆而成,那四个字飘飘荡荡忽忽悠悠肃穆神秘而又略显诡异。洞门被击穿的破烂不堪,像是勃龙所为。洞门前空旷飘逸,四个白衣剑客正在横剑拦截力勃龙的凿击。力勃龙不停凿击,四剑客时而开时而合迅速躲过闪电,迅即又以闪电之光返射到剑上还击勃龙。勃龙出手一次就要快捷漂移连躲四次,累的在天上漂移越来越慢。而地上的四剑客这样借力打力却亦来亦受用,开合开合开开合合显得那么美妙而又和谐。

    慦焐惊诧这《山海经》还有如此潇洒飘逸干净利落的剑客,心里说不上来的兴奋。而且这四剑客出招儿方正规矩不走一点儿偏锋,不漏一点儿破绽。不急于求胜险躁运力,不仗势冒进豪夺巧取。慦焐纳闷:“这就奇了,难道是想慢慢消耗对手,使之自甘承认失败,主动屈服不成?”刚想着坐下好好欣赏一番,勃龙漂移闪躲的慢了,被反射回来的剑光穿透翅膀,急急坠落下降。慦焐出手就要相救,这会多了个心眼儿,没有再敢用‘飞手点穴针’。而是以‘龙象幻形手’‘停’字诀催动丹田之气向四剑客射来。此时他又多来个心眼儿,同时将‘停’字诀打到勃龙身上,防他坠落摔伤。

    “爸爸,你弄么儿连?你把娃娃弄到半空儿里,怎么下来唵?”

    “你个奇能,看你怎么让他下来?”

    龙凤翼飞将半空,宁勾儿和二怪去抱哈,怎么也抱不动。又是欢喜又是着急的说:“爸爸,你看哈定在半空了。”

    慦焐赌气的看了看影儿,对二怪说道:“爸爸有办法了,别着急。”他说着‘龙象幻形手’‘慢’字诀提五脏之气于掌心,打在勃龙身上,但见他慢慢悠悠的落在地面之上。

    “这回行了吧?”慦焐看着影儿得意地说道。影儿只在空中来回打旋,装看不见。

    “爸爸,你看娃娃。”二怪笑的突然道。

    “怎么蓝?”慦焐一边问,一边扭头去看勃龙。只见他走路慢慢悠悠像在太空行走,急的他说道:“爸……爸……我……这……怎……么……说……话……走……路……成……了……这……样……的……啊……啊……啊?”说完话累的哈慢慢用手去掫下巴颏儿。

    “怎么语速和行动变成这样里蓝?”慦焐着急而又紧张反问道。

    “爸爸,肯定是你打那‘慢’字诀打的。”

    “嗯,还是宁勾儿机灵,肯定是。”

    “奇能,奇能。”影儿得意忘形的在空中打欢道。

    “看你那样儿,和三目怪有什么两样。”慦焐看着她扔给哈一句话说道:“八嘎儿。”

    影儿听他一说,气的笑道:“你说什么?你才八嘎儿里。”

    慦焐见哈急了,故意刺激气她连声道:“八嘎儿,八嘎儿。”

    “你八嘎儿,你八嘎儿。”

    “八嘎儿,八嘎儿……”

    “爸爸。”二怪高声道:“你怎么和个孩子一样唵,你看怎么救救娃娃啊?”

    “也是,怎么静遇见这会儿里事儿。哎呀,愁死我蓝。”慦焐绕着勃龙来回转呀转的嘟囔。

    “爸爸,你用你那手给哈一个‘正常’字诀不行吗?”

    “对啊,宁勾儿说的对。”慦焐说着‘意念骤起’‘龙象幻形手’,……突然问道:“这呗行唵办?万一把勃龙弄坏来怎么办?”他这一犹豫不要紧,‘意念骤起’怎么也打不出‘龙象幻形手’了。只急的连连喊道:“‘龙象幻形手’,‘龙象幻形手’……”怎么也打不出来。这时候只听勃龙艰难的说道:“我……要……杀……来……凿……忽……悠……”然后只见他一顿一顿的往上升,锤子凿子慢慢的只能强挨到,却怎么也砸不出电闪来。

    “哪儿来凿忽悠来?”慦焐见状不禁问道。

    “那不是奥,正在凿那四个白衣剑客。”

    “还是影儿发现的快。三子你得观察着点儿,便光和你那麒麟儿玩儿。”

    “爸爸,我知道蓝,我去打哈们。”

    “你便过去了,你看哈们把那四剑客快凿成怪兽了,过去不安全。”

    “爸爸,那怎么办?总不能眼眼睁睁的看着把恒恒好儿里人凿成怪兽啊?”

    “爸爸,这人怎么这么可怕啊?”

    “没见过这么残忍而毫无道义的败类。那么着四剑客也活不了了,不如……,不如早点转世,何必遭受这份儿罪孽。”慦焐气急败坏的说着,只觉体内一股阳刚之气凝在丹田,不出不足以泄愤。大喊一声:“炸。”丹田阳刚之气凝结为混元之气冲了出来,‘意念骤起’‘龙象幻形手’‘炸’字诀,雷厉风行龙咆熊吟冲着作恶之人轰炸开来。

    那两个恶人被炸得血肉飞溅,慦焐看着叹息道:“只是可惜了那四剑客。”忽然想到什么,‘意念骤起’‘龙象幻行手’‘正常’字诀急急打在勃龙身上。那勃龙一个猛子扎过来,喊道:“爸爸,我没事儿了。”

    “不是对你说了,生身父母才能叫爸爸。不要叫我爸爸了。”慦焐揪心而又为难的解释道。

    “哈们叫你爸爸,我也叫你爸爸。”

    “爸爸,哈愿意叫,就让哈叫吧。哈也怪可怜的,叫声姐姐。”

    “我没有姐姐,我不叫。”

    “嗯,这孩子逗里慌里。”

    “‘闷葫芦’看你那‘龙象幻形手’不灵验了。”

    “嗯,怎么不灵验了?”

    “你看。”

    “看什么啊?”

    “看那凿忽悠和忽悠凿呗。”

    “爸爸,爸爸,那两个坏人又活过来了。”家伙儿催着麒麟儿跑过来喊道:“这回我观察到了。”

    “嗯,三子强。以后要多长个心眼儿,在那儿也一样,不能光想着玩儿。知道了办?”

    “爸爸,我知道了。”

    “嗯,哈们活过来也好。正好儿让哈们也享受享受这‘慢’字诀的味道儿。”说着慦焐‘意念骤起’‘龙象幻行手’‘慢’字诀冲着俩人掷了过去。那勃龙还要不依不饶的闪击哈们。慦焐拦住道:“算了,让他们慢慢享受去吧。你还是赶紧领俺们到你说的那个地方看看吧。”